难忘的北京之行
作者:迟焕彩 发布于:2017-12-28 08:16:39.0 浏览次数:263

 

难忘的北京之行

 / 迟焕彩

  进京对我来说好像家常便饭,因为女儿、外孙女在北京居住,我和老伴每年都会去看望她们。之所以说这次北京之行是难忘的,还要从我的博友“莲姐”说起……

那是在9年前我开通博客时,透过迷茫的“易”海,搜索浩翰的“网”洋,偶遇莲姐。我非常喜欢莲姐撰写的博文,语言如行云流水般地流畅,讲究文字搭配和语言组合,词汇运用的恰到好处,没有丝毫矫揉造作,阅读起来十分感人,她那些坎坷人生点点滴滴的回忆,常常令读者潸然泪下……

我和莲姐经常在博客里相互切磋写作的技巧,这样一来二去,我们竟由一般的博友,成为无话不说的密友。“莲姐”是她博客中的昵称,真名叫张桂芝。她比我少一岁,称我迟兄。

后来经进一步了解,原来她与我还是胶东老乡,原籍莱州市。毕业于大连师范学校,当过小学教师、公安干警、党校教员、检察官,退休前系锦州古塔区检察院检察长;辽宁省作协会员,曾担任过锦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已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秋日》、散文集《情感颗粒》、长篇纪实文学《穆斯林之子》。作品多次获奖。

我不仅欣赏莲姐的才华,她的人格魅力更令我折服,为人坦诚、实在、真诚。正是有了这种了解,所以,2014年在我创作长篇纪事散文《暮拾朝夕集》过程时,才大胆地向她提出帮助我修改一下初稿。莲姐二话没说,在身体欠佳的情况下,一口应承下来。《暮拾朝夕集》之一《母亲的情怀》中,那些原汁原味情节的描述,都是在莲姐指导下付诸于笔端。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2013年8月,莲姐回老家看望她年迈的叔叔时,我们相见了。看到高高大大,落落大方莲姐的刹那间,她的热情、谈吐,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一位浑身无不显露出“阳刚之气”女秀才。

2016年秋天,我去北京为三叔迟浩田将军祝寿,回来时,特意到锦州拜会莲姐。当时她正在昼夜兼程地创作一部《张学良百年足迹图解》图文并茂的力作。本书收集了张学良一生1300多幅照片,撰写12多万字的概说和注解,令我震撼不已。莲姐退休后,加入了锦州市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并仼执行会长,专门研究义勇军历史文化。研究义勇军,当然绕不开张学良将军。

在交谈中,她看到老将军为我创作的《暮拾朝夕集》的题词很是羡慕,虽然她没明说,但第六感管告诉我,她也有意敬请迟将军为她的新作《张学良百年足迹图解》题词。当时我也没明说,但我已把莲姐的心愿牢牢地记在心中。心想有机会一定想方设法为莲姐去圆这个梦!我这么想并不是痴人说梦。因为我了解老将军,他对正能量的文人墨客非常看重。我想像莲姐这样为人正直、才华横溢的山东籍的女秀才,将军也一定会看重。另一方面,将军曾对我有过承诺:只要我创作出新书,他一定为我题词。军中无戏言,老将军对我的承诺从来没有落空过。当时我正计划从长篇散文《暮拾朝夕集》中,筛选质量较高的文章,进一步打磨、加工、整合出版一部新作。待我的新作有了眉目,进京请他老人家为新书题签时,就可以借机把莲姐的心愿了却了。

今年9月份,我和莲姐拟定10月中旬共同去北京拜见迟将军。可是不巧的是,老人家参加完国庆节茶话会后,腰肌劳损突然复发住进了医院。按理说应该放弃原计划,但一贯知难而上的我,总感觉办法终比困难多,动员莲姐不要退车票,到时候闯闯看,碰碰运气。也许我的执着感动了上苍,在我静观其变中,10月8日传来了好消息:将军出院了,并通知我10月12日上午接见我们。

10月10日,我和莲姐分别从辽宁、山东出发进京。

进京后,我就给将军的秘书打电话,结果打了n次均无果(后来才知道医生叮嘱将军要静养,所以谢绝一切来访,秘书对陌生电话一律不接)。这时一贯沉着的我,还真有点着急了。后来老伴为我支招,让我给秘书发短信。还别说这一招真灵,不大功夫,秘书就给我回电话了,告知已向将军汇报了,12号上午9点准时约见。不过我提前就得到通知,由于将军腰部还没有康复,题词暂时不能书写。当我把这个消息转告给莲姐时,她说,这一生中,能得到将军的接见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由于受冷空气的影响,一连两天,北京的天气都是阴雨绵绵。可是10月12日那天,天公作美,气候回升,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偶尔有几只白鸽从蓝天划过……我们漫步在后海的林荫路上,三人有说有笑,心情格外愉悦,不到半小时就来到将军的住处。

工作人员引领我们进入一楼会客室。我们是老将军出院后第一批造访的客人,真的好幸运!老将军迎面走来热情地与我们一一握手,我见他好像比去年消瘦了一些,但仍精神矍铄,满面红润,说起话来幽默诙谐,不失当年风采。他一边让座一边说,“来来来,团团坐吃果果”。将军一句诙谐的语言,一下子就把屋内的气氛烘托起来。随着,他将莲姐让到他身边的主座上,然后,又是给我们递水果,又是让我们吃糕点,气氛十分热烈。我不失时机地把莲姐的简介和她几部获奖大作,以及敬请将军题词的《张学良百年足迹图解》的样书递到他手中,老将军一边听莲姐介绍,一边仔细阅览,从将军与莲姐的对话中,看得出将军对张学良的历史非常了解。就在上个月的9月12日,他还前往中国摄影展览馆参观了开国上将吕正操生平的摄影展,老将军在吕正操、张学良两位将军合影的照片前伫立了许久……所以,当他看到莲姐的著作后,连声叫好!并称赞说:“了不起呀!这么浩翰工程出自你手,你真是山东的才女呀!”接着,将军又指向我说:“老侄是山东的才子啊!这几年笔耕不辍,创作好几部接地气的书,我们老迟家冒青烟啦!”说得大家哈哈大笑。将军每次见到我都是用这种方式鼓励我。

这时,莲姐提出要与老将军合影,将军马上站起了拉着莲姐的手,指着朝阳的北墙边说,我们就在这里照,中央领导来看我时也都在这个位置拍照。这时我才注意到,北墙的长几桌上摆放的将军与各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首相的合影,其中在中间明显的位置摆放着一个习近平总书记标准像的精致烤瓷盘。

将军与我们分别合影后,将以上这些珍贵的照片以及全家福一一给我们介绍。当介绍到他重孙子时,一种喜出望外的笑容悄然爬向他的眉梢……

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的约见时间就要到了,老将军好像想起来什么,立即走出客厅。不一会儿,拿来由“迟浩田写作组”创作的《迟浩田传》和由他本人编著的《迟浩田军事文选》两部书赠送给莲姐,并在上面亲自签写“敬赠张桂芝同志留念”。莲姐兴奋地双手把书接过来又与老将军再次合影留念。

回来的路上,三人仔细回味着将军接见我们时的每一个细节,幸福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回家后,我考虑莲姐的书着急出版,所以通过五叔(将军的五弟)告知将军,如果将军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先给莲姐的新作题词,我的可以往后放一放。10月20日左右,将军让工作人员打电话要去通讯地址,并告诉我说,将军参加完十九大之后,心情极好,尽管腰部还没有完全康复,但怕耽误《张学良百年足迹图解》的出版,在四尺整宣上挥毫泼墨,一气呵成,为莲姐力作题写了“伟业千秋 万古流芳”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并附后一封亲笔信。信中说:“桂芝同志:您好!您来寒舍为俺赠书甚幸!大作《张学良百年足迹图解》初读后,深受感召,受益匪浅。我深信广大读者定会为之点赞!”由此可见,将军对文学创作艺术家的挚爱。

10月31日,莲姐收到将军的题词和亲笔信后,立即给我打电话。在电话中,她激动地说:“迟兄,请你转告我对将军的感谢之情!这次北京之行,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最幸福的、最高兴的……”

其实,我心里比莲姐还高兴,因为通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为莲姐圆了她心中之梦。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