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雾:车祸现场的蒙眼杀手之谜
作者:文 / 丛 陌 发布于:2017-11-23 08:31:45.0 浏览次数:426

烟雾:车祸现场的蒙眼杀手之谜

/ 丛 陌

2017年1月4日,在京哈高速公路沈阳方向887公里的750米处(吉林省域内),发生一起多车连撞事故,事故造成6车受损,多人伤亡。据称,该事故是由于前方多车发生刮撞后,事故车主并没有及时在后方有效距离处设置警示标识,外加事故车主及乘客下车后又没有及时躲避至安全地带,才致后车因果追尾时,终酿成惨祸。

在这起重特大交通事故中,事发路段一股弥漫着的刺鼻“黑雾”,被指不可例外地成为了祸害“元凶”……

2000元报酬万里提车

201612月末,家住广东省揭阳市揭西县钱坑镇大茶石村的林卫丰在一家车行找到了一份做销售的工作,然而工作快两个月了,却一台车也没卖出去。

林卫丰今年29岁,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大儿子四岁多,小儿子出生不到两年,妻子在家照顾小孩,靠他一个人赚钱养家。


上图为林卫丰和妻子结婚时的照片


在车行做业务员,工资是和销售业绩挂钩的,卖不出去车,只能拿到保底工资,对于一家四口的林卫丰来说,这点保底工资连家庭的生活费都不够。

听朋友说,有人出2000块钱想雇个司机去黑龙江省某市买车并开至沈阳的某物流园,问他能不能去。

林卫丰回到家里和妻子说,眼看就到春节了,家里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这两个月没赚到钱,他想出去帮人开车,四五天就能回来。妻子开始不同意,说那么远的路程,一个人开车,太辛苦了!

林卫丰劝慰妻子,不是自己去,还有一个人,两个人可以换着开。

为了2000块钱,妻子勉强同意了

2017年1月4日下午,林卫丰和一起去提车的吴培鑫从黑龙江某市出发,驾驶着刚刚接手到的二手奔驰越野车,沿京哈高速公路向沈阳方向行驶返程。

北方的冬季,天黑得比较早,临近17点时天际就暗下来了。林卫丰驾车以设定不超120公里的时速前行,当车辆行至京哈高速公路沈阳方向887公里时,已经20时许。此处地段为近四米宽的四车道路面,道路平直宽敞……

但林卫丰、吴培鑫俩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场车祸如同魔鬼一般正撕裂着一张血盆大口伏卧在前方,瞬间即发。

连环事故未予警示再酿祸

其实,在林卫丰、吴培鑫俩人的前方数百米处,哪知已有多车发生了刮撞事故,几辆车占用着一、二、三高速行车道:

同日20时10分许,倪某驾驶的一辆路虎越野车、王某驾驶的一辆大众轿车以及刘某某驾驶的一辆江淮货车,三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抛停在路间。

而在这三辆事故车的后方,依次还停泊着两辆事故车,即刘某驾驶的一辆迈巴赫轿车和郑某驾驶的一辆奔腾轿车。

从吉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支队长平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形成原因分析中看到称,“……当事人刘某、郑某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车辆停在一、二车道内,均未按规定在现场后方150米外设置警告标志,且发生事故后未迅速转移到右侧路肩或者应急车道内。”从字面理解,刘某和郑某的车此时也发生了交通事故,只是认定书没有说清和谁发生的交通事故,是追了前三车的尾,还是仅刘某和郑某的俩车发生了刮撞就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一切都不知前情的林卫丰驾驶着这辆粘贴着临牌“A12588”的黑色奔驰越野车,在这平直的高速公路上,正以116公里(事故鉴定)时速向这一方向驶来。

据林卫丰的代理人宋律师介绍,林卫丰当时驾车行驶近京哈高速公路沈阳方向887公里的600余米处时,一股浓烈的烟雾从其车前飘过,烟雾顿时挡住了车的灯光,林卫丰的视线一下子被模糊了。然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林卫丰的奔驰越野车撞向了因发生事故而停泊在五车最后方的郑某车的尾部,由于奔驰越野车底盘高,在撞到郑某轿车左侧后部之后继续前行,最后侧翻在高速公路的中央隔离带上。

吉林省公安厅高速公路支队长平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这样描述的:“林卫丰驾驶粘贴黑A12588(临)号奔驰越野车行驶至京哈高速公路沈阳方向887km+750m处时,在一、二车道间先后与发生事故停车的由郑某驾驶的吉CK5700号奔腾轿车左侧后部相撞,吉CK5700号车被撞后向前移动左前部又与发生事故停在其前方的由刘某驾驶的辽EB0018号迈巴赫轿车右侧车门相刮,黑A12588(临)号车与吉CK5700号车相撞后继续向前又与刘某辽EB0018号车尾部相撞,之后侧翻在中央分隔带处,致使此处的相关事故当事人刘某、郑某、张某当场死亡,及刘凤(乘坐人)等三人抢救无效死亡,吴培鑫受伤。               

事故责任认定与家庭之困

事故发生后,当地高速公路支队长平大队的交警火速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并提取了相关证据,同时对司机林卫丰采取了控制措施。

1月11日,高速公路支队长平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本次事故中,当事人林卫丰驾驶机动车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的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过错,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之规定。当事人倪某、王某、刘某某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未按规定在现场后方150米外设置警告标志的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过错;当事人郑某、刘某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未按规定在现场后方150米外设置警告标志的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及自身死亡的次要过错;当事人刘凤等三位乘坐机动车发生事故后未迅速转移到右侧路肩或者应急车道内的行为,是导致其死亡的次要过错。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林卫丰负事故主要责任;郑某、刘某、倪某、王某、刘某某共同负事故次要责任;刘凤、张某某(乘坐人)对自身死亡应负次要责任;刘某颖(乘坐人)应对自身及葛某(未成年)死亡负次要责任;吴培鑫无责任。  

自打林卫丰离家去黑龙江取车走后,妻子方芳(化名)一直心神不宁,最终得到的消息却是丈夫因车辆肇事被吉林警方拘留。如今,家中两个年幼的儿子整天哭喊着要找爸爸,这让方芳心如刀割,她后悔自己当时不应该为了两千元报酬而让丈夫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是自己没有坚决阻止才令丈夫面临巨额赔偿甚至是牢狱之灾。

更让方芳无法承受的是当前的生活压力,家中唯一的顶梁柱意外出事了,两个年幼的孩子面临着生活上诸多难题。大儿子四岁多,眼看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但再困难也要让孩子接受学前教育,这是方芳给自己下的保证。为了这个保证,方芳把小儿子托付给了年迈的公婆看管,她自己毅然去了一服装厂打工,尽管月工资不足1000元,但方芳每天坚持起早贪黑,努力加班加点。

听同去黑龙江取车回来的吴培鑫说,吉林警方已经认定林卫丰在此次事故中负主要责任,民事方面林卫丰和吴培鑫要连带赔偿,赔偿金额高达四五百万元。他俩提到的车也已经报废,车辆损失最少也得一百多万。吴培鑫还说,事故发生时他在车里睡着了,醒了从车里爬出来时看见林卫丰满脸是血,他听到林卫丰说路上烟太浓,看不清前面有没有车。

林卫丰的代理人宋律师告知方芳,她已经向当地法院递交了申请,决定将在高速公路旁经营“小作坊”并于事发当晚仍在向室外排放浓烟的付某某追加为被告。

同证有烟雾所袭但判决成蹊跷

诉讼中,吉林省高速公路公安局长平分局有一份“关于‘1.04’交通事故中‘烟雾’情况的调查情况”报告:

过路司机向指挥中心报警称路面有“浓烟”。2017年1月4日20时49分许,有一过路司机(手机号为:138×××××066)向指挥中心报称:其在靠山屯服务区加油时,听有群众说,刚刚经过的事故现场附近不是雾霾,而是浓烟。并听说现场的浓烟是附近的一木糖醇厂排放的气体。

当事人称事故发生时现场存在“浓烟”。事故车之一司机刘某某称,其驾驶车辆行驶到京哈高速887公里附近时,突然出现一片“浓烟”,烟雾由左往右刮,烟区不大,但能见度不到2米,随后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下车后发现“浓烟”有刺激性气味,很呛。


  

上图为警方对交通事故中“烟雾”情况的调查情况


视频证据显示交通事故发生时现场有“浓烟”。在事故调查过程中,办案民警调取了事故车辆的行车记录仪和当事人手机的三段视频,均能看出事故发生时,现场存在“浓烟”,能见度低。

事故现场周边群众反映附近有“小作坊”。办案民警在走访事故现场周边群众时,有一匿名群众反映,有一付姓父子在该村家中开有一“小作坊”,每天晚间21时烧东西,产生大量浓烟,4日当天“小作坊”19时左右就开始烧东西。该群众还称:昨晚(4日)发生交通事故后,付姓父子都去现场看了情况,今天晚上“小作坊”不会再开工了。

另外,经办案民警到“小作坊”付某某家中调查并全程摄像,发现“小作坊”距离高速公路大约100米左右,其家中“小作坊”朝向高速公路方向一侧有一烟囱,烟囱内见有“绿色物质”,民警靠近“小作坊”闻到刺鼻气味。付某某家的大院门上锁,家中无人。民警从大门缝隙处查看,发现院内有蓝色塑料桶及正门对面堆放有编织袋等杂物,编织袋上写有“碳酸氢铵”字样,两侧雪堆呈现绿色。

……

2017年10月底,吉林省公主岭市人民法院下达了(2017)吉0381刑初424—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其中驳回了追加付某某作为本案附带民事诉讼被告的诉请。该裁定书称:经审查……现场出现的烟雾来源及对引发交通事故所起到的作用无法判定,因此不能确定付某某在该起事故中负有责任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警方调取了事故车辆的行车记录仪和当事人手机的多份视频资料中,均能清楚地看到有烟雾存在,并且当事司机也证实事发时出现的浓烈烟雾袭击到了他们车窗外的视线而发生的交通事故。行车记录仪等多份视频资料足是有力的最好佐证。然而,这烟雾是动态的,局部、间断性出现的,这怎么能称烟雾对行车司机视线的遮挡之害而变成是‘烟雾中物质成分及浓度无法查清’之说呢?!又说通过调取气象局气象证明得知事发当天有轻雾和霾,而随后又称民警接到报警后二十分钟赶到事故现场当时天气为晴天,现场周围未发现烟雾存在。这不是自圆其说、自相矛盾又是什么呢?“轻雾和霾”是什么?民警接警后赶到现场时天气是晴天,自然所谓的气象局当天气象有轻雾和霾早没了。再者,既然称当天气象局气象有轻雾和霾,那么事发当时当地的实际气象环境又是怎样的呢?为什么只称气象局天气有轻雾和霾,却又不明确分析列举出有轻雾与霾的具体时段与当时当地的风力状况等等?难道是想要让人误以为是24小时全天候都有轻雾与霾影响吗?接警民警赶到事故现场时老天就是晴天,你此时又如何称‘现场周围未发现烟雾存在’?而‘小作坊’烟雾给予当事的行车司机造成的严重干扰事实(如行车记录仪、手机视频资料以及证人证言)始终未有有效证据能够得以排除。这……怎么让人信服?!”针对审理,林卫丰的代理律师及其家属一直对此存有种种难解的疑团,“付某某你‘小作坊’倘若没鬼,又为何要突然弃厂远离躲避匿身?!”

代理人宋律师对裁定书“驳回追加付某某作为本案附带民事诉讼被告参加诉讼的申请”表示不能接受,称将代表当事人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7年11月13日,记者前往付某某家和其所在村采访,发现其大门已经上锁,付某某家“小作坊”的烟囱朝向100米处的高速公路一侧,可以看到烟囱内有绿色物质,并散发刺鼻的气味。

有村民反映,自年初高速公路发生那起死伤多人的交通事故以后,付某某家的“小作坊”已关门停产了,有警察来过付某某家几次,找付某某了解他家开厂排烟的情况,可能是出于多方面考虑因素吧,付某某自那交通事故一出后就出远门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过。

另据实地调查,该村付姓村民居多,按当地称系为“屯亲”。现在许多人对于一提及付某某家开设“小作坊”一事的相关情况时,其神色都表示回避,不愿多谈。

记者试图进一步了解付某某家“小作坊”当时生产的有关状况,根据村民提供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付某某接听后得知是记者,以在外地打工手中活儿忙为由匆匆挂断了电话。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