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应无恙
作者:崔瑞刚 发布于:2017-10-30 07:28:58.0 浏览次数:233

 

神女应无恙

 / 崔瑞刚

       

这是第三次游三峡了。

  水面一次比一次开阔。

  心情一次比一次深刻。

  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总喜欢用数字语言来表达他们对三峡的思想。而我们爬格子的人,则更喜欢将自己的激情同历史和现实联系起来。

  泱泱中国,是古老而庄重的诗的古国,三峡堪称是一部真正的史诗。在这近三百公里的水域,每一丛礁岩,每一叠波涛,都是一首震撼的诗章。我每一次贴近三峡,都想在古人的诗韵中寻找对神女峰的感叹。

  巫山神女,这大概是三峡最美丽的传说了。也是三峡人的图腾。在宋玉的《神女赋》中诉说了神女的传说。相传天帝之女,未嫁身死,葬于巫山。正逢楚襄王游高唐,梦与神女相遇。神女向楚襄王自荐枕席,极尽云雨之欢。从此,巫山云雨成了人间男欢女爱的代名词,巫山女神也被称为人们喜爱的爱情女神。唐代女诗人薛涛专为女神赋诗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王,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这位歌妓出身的诗人,从女神的传说想到自己的身世,遂出悲怜唏嘘,感到苍茫人生,难逢知己。只能在巫山庙前“哭襄王”了。

  神话必竟是神话,云雨巫山年年见,只是神女一去不复返。然而,神女峰在三峡依然亭亭玉立。

  那还是在二十几年前,去重庆出差,回来时第一次感受了三峡。给我的印象是:“两岸峭壁欲遮日,一线骇浪惊破天。”一路上江轮就象一个醉汉,跌跌撞撞,摇摇晃晃,一路的惊心动魄的刺激。在神女峰下,船稳当了许多,那是神女在保佑着我们。我站在船头,远远望着裹着烟云的神女峰,毛主席的著名诗句在我脑海浮出:“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我在这飘满诗情的水域默默祈祷。我感觉,神女的面纱撩开了,阳光撒满江面,江轮长号般的汽笛声,传达着神女的祝福……水柔和了,船安稳了。没想到和三峡这一见,成了和原始态的三峡的永别

  在三峡工程的蓄水初期,我从宜昌出发,又一次看望了神女峰,由于江面水位提高了几十米,湍流减少了,三峡显得温柔了不少。站在船上,离神女又近了许多。在这历史与文化的喘息处,神女在思索。江的汽笛在远山回荡,汽笛声很悠扬。半山腰,几处灰白相间的房子在杉树林中镶嵌,巴掌大的梯田里不时传出山里人的呼唤,那是对三峡客人的问候……山不再高,水不再险。三峡被人降服了

  “高峡出平湖”,这是2009年的事。如今的三峡升高了一百七十多米,这是现代化的产物。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时候,我又登上了三峡的船,这是一个五层的大江轮,浩浩荡荡的航行,没了礁石,少了峭壁,一路的烟波浩渺,涟漪跌宕。宛如在太湖中航行。灰色的林中老房,嵌着枯木的古栈道,千年的古镇旧巷……正在水下述说着过去的故事。神女峰的云雾撒在了平滑的江面上,泛着亮光。一圈圈旋转的紫烟,把许许多多的三峡色彩和灵性,藏在了神女的怀抱。三峡归顺了现代化。

  是啊,只要神女峰还在,三峡风韵依然,“涛声依旧”。怪不得,许多三峡移民含泪撤离家园时,都要捧一抔三峡神女脚下的泥土,舀一瓢神女滋润过的江水。据说,移居胶东的三峡人,有了病都要用三峡的水作引子熬药,说是药力好着呢。在上海崇明岛定居的三峡人,每逢婚丧嫁娶都要包上一包三峡土,面向三峡磕头,祈祷神女的保佑。因为——                                        

  神女峰是三峡的魂。

  神女是三峡人永远的图腾。

夕阳渐落,长高了的三峡笼罩在云雾之中,在渐渐远去的涛声中,仿佛宋朝诗人陆游的那首小夜曲又在水边响起:

暂借清溪伴钓翁,

沙边微雨湿孤蓬。

从今诗在东巴县,

不属灞桥风雨中。

  神女峰依然缭绕着紫烟,神女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江轮的汽笛声穿透两岸的郁郁葱葱,点点渔火。那是寥廓的畅想,那是神女无疆的祝福。

     ……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