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深藏15年“猫腻”的久拖不执案
作者:丛 陌 发布于:2017-10-30 06:17:25.0 浏览次数:382

 一起深藏15年“猫腻”的久拖不执案

/  丛  陌

2017年7月23日,长春市第四建筑安装公司(以下简称:长春四建)的刘云鹏老人和农民工代表张文华,拿着15年前长春市仲裁委员会下达的生效仲裁书,再次来到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两个人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见到该院执行局的办案法官郭俊立,因为以前每次来找郭法官,接电话的郭法官总是告诉他们在门口等着,而每次等到法院所有的人都下班了也未能见到郭法官。

这一次,还会白跑吗? 

建筑工程屡被叫停,施工起纠纷

刘云鹏手里的仲裁书实际已经下达17年了。从被仲裁方不服仲裁结果,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请要求撤销该仲裁决定被驳回,至今也有15个年头了。在这15年里,提请强制执行的长春四建的人记不清跑了多少次法院,法院就是拖而不执。 

1998年7月,当时才三十多岁的张文华和同村的几位老乡顶着炎炎烈日来到省城长春,想找一家建筑工地出些苦力赚些工钱贴补家用。经熟人介绍,他们来到长春四建所在的长春市富锦路5号的建设工地,听说这里建的是长春市检察院的办公楼和住宅楼,张文华等人认为哪怕工资低点也在这干,毕竟这是司法机关单位,不用担心拖欠工程工资的事情。

从进驻工地开始,工程进展不到一个月,市建委的工作人员就来到工地,从谈话中了解到,该工程似乎没有取得相关合法批建手续,来人要求马上停工。可该工程被叫停后没几天又开工了,开工后没干多久却又被规划局叫停了,然而几天之后又复工。就这样,干干停停,一直干到当年的11月。

1998年11月末,工程再次停工。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但工程又没有开工的迹象,有的工友陆续离开了工地。一分钱工资都没拿到的张文华等人便多次找施工方长春四建要钱,施工方负责人表示施工方也没收到“甲方”按合同应给付的工程款,让张文华等人先回去等着。

奇怪:谁是真正的“甲方”

   在张文华等人看来,作为建设单位的检察院是不会耍赖的,更不会拖欠农民工工资,一定是施工方在说谎。

张文华等人找到介绍来此打工的中间人,中间人表示“施工方的确没有拿到钱,不过直接欠钱的不是检察院,而是一家叫长春金昆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昆经贸公司)的单位,金昆经贸公司作为检察院的委托方即甲方,对外发包工程”。

1998年末,眼看就到旧历年了,张文华等人再次找到施工单位。

长春四建的工作人员无奈地告诉张文华等人:甲方金昆经贸公司不但没有支付一分钱工程款,反而以长春四建逾期没有完工构成违约为由提请仲裁,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并要求长春四建赔偿金昆经贸公司违约金200万元。

   长春四建的工作人员让张文华等来人再等一等。

          “玩路子”:经贸公司发包建筑工程

1998年6月10日,长春四建与金昆经贸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由长春四建承建长春市检察院住宅楼、技校教学楼、办公楼、锅炉房等工程,合同总价款为8079500.00元,工程款暂由长春四建垫付施工,至主体完工后五日内支付合同造价的30%,之后按计划形象进度的30%每月五日前支付,开工日期为1998年6月25日,竣工日期为1998年11月30日;如有违约,违约方向守约方赔偿经济损失。

刘云鹏称,由于该建筑工程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自开工以来多次被叫停,外加建筑图纸迟迟不能到位严重影响了工程的进度,致使长春四建无法按合同约定时间交工。更令长春四建苦恼的是,直至主体完工,金昆经贸公司也未给付长春四建一分钱。

刘云鹏称:“1998年12月2日,也就是刚过合同约定的竣工期的第二天,金昆经贸公司就迫不及待地反以长春四建逾期未交工构成违约为由,提请仲裁要求解除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并要求赔偿200万元违约金。从提起仲裁的时间不难看出,金昆经贸公司的郭昆从工程发包开始就在‘玩路子’。”

“经查工商登记的金昆经贸公司经营范围是五金百货和计算机软件,郭昆为该公司董事会的监事,根本不具备工程建设资质,但奇怪他们是怎么拿到该建筑工程并对外发包的,里面一定存有‘猫腻’”施工方的工作人员说。

套路未得逞,“老赖”溜之大吉

金昆经贸公司提起仲裁,经仲裁陈述、答辩和举证质证,长春市仲裁委员会最终下达了解除双方所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金昆经贸公司索偿200万元不能成立,不予支持的裁决书。

1999年8月、2002年4月,长春四建为追讨工程款两次提出仲裁申请。长春市仲裁委员会于2002年10月22日作出了(2002)长仲裁字第017号裁决书,裁决金昆经贸公司给付长春四建工程欠款4413307.74元及利息。

金昆经贸公司不服,诉请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撤销(2002)长仲裁字第017号裁定书,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随即,长春四建提交了强制执行申请。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予以强制执行。

当朝阳区人民法院的郑法官即到金昆经贸公司强制执行时,发现金昆经贸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所有人都不知去向。郑法官表示若找不到该公司就无法执行。

至此,案件被搁浅。

为讨工钱,农民工变身“私家侦探”

老人刘云鹏和张文华多次找到朝阳区法院,主张称金昆经贸公司是以检察院授权之名对外发包的,既然金昆经贸公司“跑路”了,检察院作为该工程的出资人和受益人,就应该承担给付责任。

“接待我们的法官讲,去执行检察院代为付款理论上是可以,但现实的确存在难度。只要你们能找到金昆经贸公司,无论在哪儿——就是在天边,我们也要去执行,坚决不能让农民工的活白干、汗白流。”刘云鹏介绍说。自此,刘云鹏和多名农民工变身为“私家侦探”,四处打听金昆经贸公司及郭昆等人的去向。

苍天不负有心人,刘云鹏和张文华还真的打听到了郭昆等人的落脚之地——海南。

郭昆离开长春,携带自己公司的原班人马转战海南继续搞起了开发,且地产生意越做越大。

为了找到郭昆所在的公司地址和开发楼盘,刘云鹏等人四下海南,最后终于摸到了郭昆的公司和正在开发中的楼盘!

十几年了,这一次他们68名农民工的工资总算看到了解决的希望。当刘云鹏和张文华咬咬牙各自掏钱买了返程机票,兴冲冲赶回到朝阳区法院时,被告知他们的执行案件已转由执行局的郭俊立法官负责了。

2016年初,刘云鹏找到郭法官。“郭俊立一听是金昆经贸公司的执行案件,就用手不停地搔着脑壳,称自己手头的案件太多,过段时间再去执行。此后,郭法官仍一再说自己忙,没有时间赴海南执行。”刘云鹏说,“郭法官说忙是托词,他是不敢得罪背景深厚的郭昆,更怕牵涉到建筑单位。”

刘云鹏说:“从郭法官接手该案至今已经一年有余,他既不执行也不移交,就是以忙为借口一推再推。”刘云鹏表示,农民工不容易,撇家舍业出来打工,无非是想赚点辛苦钱贴补家用。作为施工方,我们已经深感愧疚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法律,可法院的执行部门却一直未能发挥法律的能效,躲躲闪闪,充分暴露出了懈怠执法、选择性执法与畏难执法的严重弊端,这与当前全国司法机关提出的“大执行”战役举措极不相称。曾经三十多岁的农民工代表张文华如今已经五十多岁,好多曾经五十多岁的农民工如今已经变成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担心,如此下去,有些人不知能否在有生之年拿到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份工钱。

在法院一楼的接待室里,刘云鹏和张文华从上午9点一直等到中午,郭俊立法官才给刘云鹏打回电话称自己实在太忙,让他俩下午2点之后再来法院。然而只用两块面包充饥的刘云鹏和张文华又一直等到下午5点下班,两个人却依然没有见到郭法官一面。

看着两个人失落地走出朝阳区人民法院的背影,记者真不知道这60多名农民工的讨薪之路还要走多久?!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