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的爱河之路
作者:徐萌萌 发布于:2017-09-26 09:16:27.0 浏览次数:399

 

跋涉的爱河之路

/ 徐萌萌

人再完美,精神也需要知音;心再坚强,情感也需要慰藉。人生路上,没有人能够单独走完一生,都需要知心相伴。

乱:颤动的肩膀难抑脆弱

“啊——”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滩滩刺目的红色似乎还弥漫在眼前,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日车祸的画面:当场死亡的刘文,冰冷的停尸房,破碎的车玻璃窗上深红色的血一滴一滴落了下来,落在了她的心上,如同逃不脱的梦魇一样,每到夜里就折磨着她的神经。

让她一度分不清这到底是噩梦,还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记忆。

惊醒后的李曼她下意识地摸向了身侧的枕头,想去寻求安慰,却摸到了一片冰凉。她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时间:04:28。

是啊,每天这个时候,陆超他早已经起床出去了,怎么会在?

李曼想到这里,她无助地蜷缩起了身子,重新躺回了床上。手机屏幕散发着荧荧的白光,在寂静的夜里更衬得她的脸色惨白。

终于她忍不住按下了陆超的电话,长长的接听等待之后,一片市场嘈杂的闹喊声,还有货车轰隆隆的噪音,顿时全都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在这样的背景音下,她男人的声音显得那样微小:“怎么了,我在忙着啊!有事吗?我这边太吵了,你说什么?我听不到,等会我打给你……”

“陆——”李曼拿着手机,听到对面传来的忙音,知道对方已经挂掉了,可她还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这时,婴儿床上的小儿子被吵醒了,哇哇地大哭着,李曼赶忙跑了过去。杂乱的卧室里,地上堆满了衣物还有婴儿用品,一切都显得凌乱不堪,整个房间里夹杂着一股微腥的尿气与奶味,处处透着狼狈,就如同那个手忙脚乱哄孩子的女人一样……

可婴儿的啼哭声还是吵到了隔壁卧室里的三个孩子。“吵死人了!不要哭了!”大女儿不满地叫喊,并传来了重重地砸墙声。

再次将小儿子哄睡,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夏日的凌晨五点钟,天刚蒙蒙亮,李曼也没了睡意。

“哗啦”一声,李曼将水泼到了脸上,望着镜子里那个憔悴的女人,没有了精致的妆容,她的脸上是掩不住的暗黄,黑色的眼圈,粗糙的皮肤……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漂亮,终究被生活蹉跎成了现在的模样。

陆超曾经对她说:“李曼,你就像是白色的玫瑰花一样好看。”

可是现在,这朵花失去了养分,掉入了泥淖中,生活的车轮在她身上一寸寸地碾过,直到她变得体无完肤,变成一滩烂泥,再也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李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喃喃出声: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吗?

说到这里,她突然捂着脸,流出了两行热泪,因为怕再次吵醒到了孩子们,所以她只能小声地啜泣,可是她剧烈颤动的肩膀,却暴露了她的脆弱。

常听村里的老人们说:“人啊!这辈子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如果自己的良心坏了,就不要怪老天在别的地方对不起你。”

“我的良心坏了吗?”李曼再次抬起头,目光呆滞的落在了她心口的位置上。疑问的语气,不知道是在问镜子里的自己,还是在问其他什么人?

李曼曾经多少次地问自己:我真的做错了吗?

可直到现在,仍旧没有人给出她答案……

遇:连理之殿邂逅的你最美

第一次见到陆超是在朋友的婚礼上。

那时候的陆超穿着一件不太得体的西装,站在了伴郎的位置,笑容却比新郎还要灿烂。而陆超对李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长得真好看。”

第二句话紧接着就是:“你有男朋友吗?”

陆超旁边的新郎闻言则哈哈地笑了起来:“这你可就来晚了,李曼可都是孩子的妈了。”

陆超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啊?好看的姑娘都嫁人了。”

“我女儿四岁了。”李曼说道。

“不像啊,你多大?”陆超在旁边落了座,然后和李曼聊了起来。

李曼:“二十三。”

“你比我还小两岁。”陆超惊讶。他看着李曼,认真道:“一定是因为你太漂亮了,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是我早点遇到你,我也会迫不及待的把你娶回家的……”

“是吗?”李曼被陆超逗得咯咯笑了起来,有些腼腆地垂下了头。

“当然了!可惜,我怎么没早点遇到你呢。”陆超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他在大城市里打拼了两年。然后他觉得给人打工,累得要死,又没有什么发展前途,索性就回了小镇上,用父母给的积蓄,盘下了一间店面做点倒卖水果的生意。

第一次见到李曼的时候,陆超确实眼前一亮,可是因为佳人已经嫁作他人妇,孩子都已经不小了,陆超也就熄了心思。

后来,陆超在家人的催促下成了婚。那是一个强势的女人,长得没有李曼漂亮,却很能干。陆超的水果店,在夫妻二人的经营下,变得有声有色。两年后,俩人有了一个儿子。

动:难舍吹进心底的青春

李曼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认识她的人都这样说。经人介绍,她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刘文,正是花朵含苞待放的年纪。因为没有到领证的岁数,所以俩人只是摆了酒席,举行了婚礼。

小镇子里大多数都是这样,那张法律证书,反而不太重要,反等年龄到了随时都可以去领。李曼嫁人了。她嫁的刘文是个货车司机,家境一般,和李曼也算是门当户对。

刘文是个老实的男人,话不多,也不知道疼人。而漂亮的李曼,性子里则多了一些浪漫,她常常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她常想她的人生不该就是这样。

李曼就像是一个有着梦的小女生,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有过诸多的想象,是高大帅气?还是幽默风趣?可现实中,刘文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李曼因为没有上过学,再加上家里人的催促,她早早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很快成为了一个母亲。大女儿出生的那一年,李曼十九岁。

家里多了一口人,刘文的工作也更加繁忙了起来。

在遇上陆超的这一年,她和刘文又有了小女儿。那是个精致的小丫头,不同于长得更像父亲多一些的大女儿,小女儿完全继承了李曼的漂亮。

刘文总是洋洋得意地说:“我们家丫头就是好看。”然后他又会看看快长到他腰高度的大女儿:“嘿嘿,大丫头也好看。”

每到这时候,李曼就埋怨道:“我女儿当然好看,要是都像你就丑了。”

刘文也不介意,他开心地傻笑:“还是像你好。”

在外人看来,李曼和陆超各自的家庭和和美美,没有交集,却又同样的幸福。

李曼再次遇到陆超的时候,她正在路边抱着小女儿等公交车,陆超开着车路过,看到了他们母女,就捎了俩人一段。

“谢谢了。”

“客气什么?”陆超看着李曼怀中的小女儿,逗了逗,“小家伙真可爱,来叫叔叔。”

乖巧的小女孩,呀呀地张了张嘴,却唤出来了一声妈妈。

李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快两周岁了,只会叫妈妈,笨得很。”

“哪有?比我家的小子聪明多了。”陆超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丫丫,陆叔叔夸你聪明,快谢谢陆叔叔……”李曼抱着小女孩向陆超招手。陆超抬头看到虽然生了两个孩子,却依旧漂亮的李曼,他的心突然就热了起来。

光线里,李曼精致温柔的眉眼像是一阵风一样,轻舞摇曳着吹进了他的心底,细细地撩拨着……

陆超心动了。相比于三年前看到李曼时的一时冲动,他更相信他是爱上了这个女人,泥足深陷。

陆超的老婆是个性子强势的女人,夫妻俩常常会为了一点琐事争吵。每当二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陆超常常想,为什么自己娶的不是李曼呢?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像是洪水一样淹没了陆超的思绪,一发不可收——

离:劳燕分飞沥尽缘深缘浅

陆超和李曼的来往密切了起来。

陆超是个很会讨女孩子开心的男人,能说会道,脑子又灵活。相仿的年纪,聊得来的话题,相对于刘文的老实木讷,陆超让李曼找到了热恋的感觉。

当俩人忘掉道德和伦理的约束,真正走到一起的那一刻,李曼心跳加速地抱紧了陆超。她想:她是真心为这个男人着迷了。

有很多个晚上,在各自的家庭中,俩人通着手机一聊就是一夜,直到因为熬夜第二天醒不来,而陆超都会认真体贴地听着她讲述每一天发生的事情。

李曼喜欢上了陆超,喜欢上了这个待人温柔,说话又风趣幽默的男人。可是双方的家庭、孩子,让她不敢再往前一步。婚内出轨,在这个不大的小镇子上,只是疯言疯语,就会让俩人成为众矢之的。

就在李曼一步步退缩的时候,陆超果决的跟妻子提出了离婚。因为陆超的背叛,那个女人转眼就把俩人的事情传了个沸沸扬扬,更是直接闹上了李曼的家门。

私通、小三、不要脸等词语一个个砸到了李曼身上。李曼转头就对上了公婆还有丈夫刘文不可思议的目光。一家人看着李曼,有厌弃,仿佛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邻里的指指点点,刘文的质问。李曼多少次鼓起的勇气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刘文,我们离婚吧!”李曼冷声道。

然而还没等刘文说话,婆婆的扫把就打在了李曼的身上:“滚!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破烂货,还敢说离婚?!我要让我儿子休了你,滚出我家!”

两个女儿害怕地贴在了李曼的身上,哇哇直哭。

李曼当晚就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刘家。李曼走得毫不留情。

令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她就听到了刘文出车祸的消息——

刘文死了,死在了她离开的那个晚上。他开着车外出和一辆大型货车意外相撞,刘文当场死亡。李曼想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能说服刘文的父母?

这一次李曼回刘家,没有再被刘文的母亲打出来。因为那个可怜的女人,在听到她儿子死亡的那一刻,就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中风倒下了,瘫痪在了床上。

刘文是独生子,他的死亡给这个家里带来的是噩梦。

刘文的父亲,将李曼的两个女儿领到了她的面前:“不要回来了,把这两个孩子一起带走吧!我老了,养不起这两个丫头。”

然后这个老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陆超离婚了,他的妻子连儿子都没要,她将儿子直接丢给了陆超的父母,说了一句“这是你们陆家的种”,然后她就绝然地走了。

任镇子上的人们背后里怎么说道,尽管陆超的父母哭了又闹,死活不同意李曼进门,但陆超还是娶了李曼。

终:阳光在重行的脚前延伸

李曼带着两个女儿,嫁给了陆超。她以为她找到了真爱,陆超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她会幸福的。可事实上,陆超父母的冷眼,亲戚朋友的指责,都让他们俩人的爱情掺杂进了许多别样的东西,就像是一把厚重的枷锁一样,常常压得两个人喘不上气来。

不久,李曼为陆超生育了一个男孩。

陆超爱她,李曼很肯定。可陆超他却没有很多的时间来陪她,家里的四个孩子,还有双方的老人,重担全都压在了李曼和陆超的肩上。

陆超每日凌晨三点多就要出去拉货工作,去赚够四个孩子以及全家的日常生活费。陆超在为着他们的全部生活,忙碌地努力着。

嘈杂的早市里,陆超的声音模糊在了电话的另一端:“小曼,你还好吗?”

熟悉温柔的语气,透着关切,李曼哽咽着将所有的抱怨咽了回去。

她走向窗台,随手掀开了窗帘,黎明的阳光穿透阴霾照进了房间,温暖的颜色带着暖意落在了李曼的身上……

她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睛,扯出了一个笑容,对着电话里说道:“我没事。刚才就是要问你早饭想吃什么,一会儿我到店里,给你带过去……”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