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爱情最初的样子
作者:苏静 发布于:2017-08-29 07:33:08.0 浏览次数:43

 

记得爱情最初的样子

/苏静

大学毕业十年聚会,我见到了吕海。

他随意扔在桌子上的车钥匙,一下引起了众人的艳羡,“你小子发达了,开这么好的车!”

那天,吕海成了全班人的焦点,他的穿着打扮和说话的气势俨然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他有意无意地向我暗示,我当初没选择他是多么没有远见。

吕海在大学的时候追求过我,但我不喜欢他太过圆滑的样子,那时,我还是学校校刊的主编,一个相当纯粹的文艺女青年,最看不得一个年纪轻轻的男生,张口闭口的功名利禄。后来,我认识了校外的小易,迅速确定恋爱关系,吕海才算死了心。

很巧的是,我们毕业后,小易和吕海进了同一家公司,同一个部门。小易为人正直,每次都严辞拒绝供应商偷偷给的回扣,让他们把回扣算作了给公司的折扣。过年节的时候他们送过来的礼品,都被他一一回绝,他怕到时会拿人手短。

小易觉得自己这样做很清廉。但是,他慢慢发现,供应商开始不信任他,他的部门领导也并不喜欢他,自己的预算也变少了。吕海在那样的环境中却如鱼得水,跟领导和供应商都处得极好,他的预算也越来越多。后来,领导和吕海都换了不错的车,而小易,却遭受排斥,不得不离开公司自己单干。

聚会结束,吕海坚持用他的豪车送我,我拒绝了,直接到路边打了车。临上车前,他还不死心地拉住我问,“你真的没有后悔过吗?”我笑了笑,“我后悔什么?我当年看中的就是小易的人品好,那些不属于我们的钱,我们不要,花着会心里不安。”

“你真的以为他做的对吗?那他为什么在公司待不下去了?他说自己没拿回扣,但领导会相信吗?领导会以为他拿了,却没分给自己,不待见他太正常了。同事们也讨厌他,他不但失去了自己该得的利益,也挡了别人的财路。供应商也不会相信他这样的人,他不按既定规则玩,人家怎么敢拿他当自己人?”

我在拉上车门的时候,嘴硬地跟吕海说了一句话,“他做的事可能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正确,但对我来说,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当年,我确实是因为小易的正义感爱上的他。

周末一大早,我从大学城坐公交车去市里做兼职,刚上车没多久,我就发现钱包被偷了。我想小偷一定还在车上,赶紧要求司机停车报警。乘客们怨声载道,都说有急事,甚至有个男人骂骂咧咧地非让司机赶紧开车,说自己要赶火车。

我丢了钱包,却被众人指责,心里又急又气,眼泪都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有个男人站了出来,劝说大家,“小姑娘出门在外的,丢了钱包,本来就够难过的了,就请大伙帮帮忙,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

警察过来后,他们也无权强制搜查车上的所有人,只能是让我指定了几个嫌疑人,让他们配合搜查了一下,最终,我的钱包并没有找回来。车子重新开起来,人们纷纷指责我不看好自己的包,说不定小偷早都下车了,埋怨我白白耽误了大伙的时间。小易再一次出面制止了大伙,陪我一起下车去挂失银行卡和身份证,最后,他还借给我钱做车费。

那会儿我还红着眼圈,想跟他说谢谢,想夸他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很帅,想说以后有时间我请他吃饭,很多很多话堵在喉头,最后只说出一句“你真是个好人”。

小易估计从没听过如此淳朴的夸奖,他笑了,红着脸回了一句,“你也……很好。”

很快,小易成了我的男朋友。他的为人让我坚信,他是个值得依赖的人。可是,他的这份正义和坚持为什么到了职场上就行不通了呢?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拐到超市去买菜。现在人们讲究健康养生,都喜欢买有机菜。我在有机菜专柜前看了半天,那些菜确实长得很周正,包装也很精致,几棵绿叶菜就十几块钱,足足比普通菜贵了好几倍。我叹了口气,还是在普通菜架里挑了些蔬菜和水果,又在今日特价里选了些日常用品。

自从我们离开校园,生活中逐渐充满了柴米油盐,人与人之间也开始讲究人情世故,小易的事业竟然发展得不如吕海那样的人,他曾经的好也就有了些尴尬的意味。

后来,我一直琢磨着吕海的那些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第一次对坚定了许久的信念有了怀疑。回到家,我发现楼下围了几个人。同一单元住的周阿姨正在跟几个邻居激烈地说着什么。我走到跟前,她立马住了嘴。我看了看气呼呼的周阿姨,问她,“您这是怎么了?”周阿姨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我上楼去了。周围的几个人安慰似的地冲我笑笑,“没什么,你快回家吧。”

回到家,我一问小易才明白,果真又是他把周阿姨惹恼了。

我的单位是个行政事业单位,福利待遇都还不错,这个小区就是单位的集资建房,楼上楼下的邻居都是单位的同事。我们单元楼里的周阿姨是单位的老员工,几年前退了休,可能是因为她没有子女,老伴又去世,一个人生活没有什么安全感。虽然她的退休工资很高,但她没有像别人那样出去跳广场舞,安享晚年,而是每天早出晚归地捡起了破烂。平时,她就把捡来的东西堆放在楼道里。

时间一长,大家都受不了了,本来楼道就不宽敞,再堆满这些破烂,不但影响通行,而且,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那些东西散发出一些难闻的气味。大家都很不满,委婉地跟周阿姨提过几次,每次有人提意见,她都虚心地接受,但过后坚决地不改。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老同事,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而我们家的小易又一次正义附体,做起了反对周阿姨堆放破烂的最坚决的那个人。这次,他看周阿姨又一次把东西放进楼道,就直接给她搬到了楼下。

“楼里那么多人都有意见,大家都不出声,怎么就偏偏是你出头?”“她要是再把东西搬回来,我明天就给她直接扔垃圾站去。”小易毫不妥协。

这次,我有点生气了,刚想反驳他,还没开口,就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周阿姨年纪大了,你们年轻人就多担待一些。毕竟都是一个单位的,闹得太难看了也不好。”

我跟小易发了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都是同事,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你非跟她较劲,这下好了,周阿姨都向领导告状了,你让领导和同事们怎么看我?”

小易也很生气,跟我针锋相对:“难道我做得不对吗她在楼道里乱堆东西,不但影响别人,还很不安全,怎么就不应该较真?

人在盛怒中果然容易智商下线,我吵着嚷着就偏离了轨道,“你一直这样,从不知道反思自己,你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你以为你那是正义感吗?那是你不懂人情事故,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什么非黑即白,更多时候是灰色地带!”

小易从没听我说过这样的话,他愣了半天,眼睛里满是受伤的神情,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进了书房。

那次,我明明吵赢了他,心里却更堵了。

那几天,家里很安静,我和小易谁也没怎么说话。

我有点后悔冲口而出的那些话,我了解小易,他也想挣大钱,让我过上好日子,但诱惑再大,那样的钱他也肯定不能拿。我明明知道他的本性,为什么还要用那样的话折磨他呢?

那天晚上,我在家里做了小易最爱吃的麻辣小龙虾和酥肉,准备委婉地向他示好,给彼此一个台阶。后来,我闻到有股糊了的味道,在家里找了半天,又顺着打开的窗户往外看,然后听到了消防车的声音。

我赶紧跑下楼,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是隔壁楼道失了火,火源是堆在楼道里没及时清理的旧窗框。幸好发现及时,没有太大损失。我们同一个单元的同事纷纷跟我说,“幸亏有你老公的坚持,要不然,倒霉的可能就是咱们楼道了。”周阿姨见了我,赶紧别过头去,讪讪地回了家。

我想好了,等小易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坚持原则确实比人情世故更重要,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坚定地选择和他站在一起。

小易回来时已经很晚了,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开口,他兴冲冲地一把抱住我,“咱们公司今天接了个大单,是我以前的一个客户,他说当时就觉得我这人挺可靠的,知道我自己单干了,就特意来支持我了。”我想起了前几天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不免有点尴尬。

小易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好好考虑过你说的问题了,以前,我做事的确只以对错为衡量标准,其实正义与人情世故也可以不冲突,如果别人所需要的人情世故,我做不到,那么至少应该了解一下,这行为背后到底是需要什么?咱公司里还缺个保洁员,活儿也不太重,你觉得周阿姨能愿意干吗?”

是啊,周阿姨这样做明明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或者一个人闲着太无聊,我们这些看似通人情懂世故的同事们,只是善良地隐忍对她的不满,却从没想到要为她做些什么,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你真是个好人。”我脱口而出当年对小易说过的那句话,小易哈哈大笑,默契地回了句,“你也很好。”

真好,我和小易,都还是当初彼此喜欢的那个样子。

转自:《妇女》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