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亲
作者:张 贵 发布于:2017-07-28 17:32:33.0 浏览次数:75

 

  

 /  

  眨眼间又是一个星期六,我和妻带着十岁的女儿回老家。河还是那条弯弯曲曲的河,路还是那条悠悠远远的路,而心却不是那颗高高兴兴的心。

  记得以前每逢回老家时,这条悠远的小路记载了多少美好的回忆。我们一家有讲不完的笑话诉不完的人生女儿一遍一遍玩不完的成语接龙。而如今静悄悄压抑得让人窒息。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月前父亲去逝,就连十岁的女儿都哭天喊地。父亲走得是那样急,甚至让人没有一丝的预感。然而于我留下的是终身的遗憾。我费尽心思地回味,父亲生前我为他到底做了些什么?那怕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关心,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总以为,父母还年轻,等以后生活好了,再好好地孝顺她们,带她们多出去旅游。父母生前都没有去过北京,到时也让她们站在高高的城楼上一睹天安门。而今愿望未满人先去,好不令人后悔。

  到家了,我轻轻地敲了敲门,门没有开。母亲会去那呢?我便用力一推,门开了,只见屋里光线发暗,母亲独自一人正坐在沙发上擦着眼泪。朦胧中看到母亲消瘦的脸庞,头发零乱,表情木然。女儿仿佛也意识到什么,轻轻地喊了一声奶奶。而母亲却木木地望着我们,问了一声“刚回来?”我强压着即将滚出的泪珠,点了点头。母亲潸然一笑,我心如刀割。

  父亲在的时候,每逢回家,女儿总是一把推开门大声地喊着“奶奶,爷爷,我回来了。”父母总是有一个人把她抱在怀中,高兴得亲吻着说:“啊,宝贝回来了,宝贝回来了。”茶几上摆满了水果,父母忙东忙西。

  而如今,母亲再没有一丝的激动忽然间,我和母亲似乎是那样的陌生。我感到她就像一只失去母亲后的羔羊万分惊惧而不管对谁她都在高度的防备。我和母亲显然已变成了两个家庭。这个家庭无疑需要母亲的支撑。我感到吃惊,我的心中为什么冒出这样一个可怕的念头。

  母亲淡淡地对我们说“坐吧,娘为你们拿些水果。”说完便匆匆地走进了厨房。

  过了好一阵,仅拿出一盘苹果。

  又问女儿:“宝贝,还想吃什么?奶奶为你做。”

物是人非,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我感到我们和母亲之间好象隔着一座大山……

  父亲的去逝,对母亲来说,无非是一场致命的打击。父亲生前,对母亲不是很好母亲每每告人时,都会抹着眼泪。父亲退休后,爱打麻将,不分昼夜,有时都拿不回工资因为这个,他们不知吵过多少架,落过多少泪。气得特厉害的时候,母亲不止一次地骂道:“你快死了吧。”

  尽管如此,但母亲从来不让我们说父亲的一句坏话她经常给我们讲,尽管你的父亲如何如何,但没有你父亲,就不会有你们的今天。

  那时,我们一家七口人,为了生存,父亲和本村一行七人出外打工。我们老家附近有个煤矿。那时,开煤矿主要是人工。人工用镐头往进挖,挖出煤来,装在口袋里往外面背。时而洞里塌方,有的被活活砸死,有的被砸残。

  干了一段时间,七人中有四人受不了那种苦回来了,有一个死在洞里,还有一人躺进了医院。

  母亲听到消息后,死活都不让父亲去了。父亲却说:“唉,咱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咱家孩子多,不去咋养活孩子们呀?”

  母亲拗不过,便不再劝了。但是,每天日落西山,总有母亲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越来越长。风吹散着母亲的白发,不管风霜雪雨,她总是在漫长地等待。因为她知道,那是她的丈夫,世上最亲最近的人。但她更舍不得自己的儿女,零乱的头发每天像个疯婆在飘零。

  一天,父亲回来后一如往常的想脱去衣服准备洗澡,母亲为他端来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水。而父亲却怎么也脱不下自己的衣服,只好让母亲帮忙。母亲仔细一看,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原来父亲的肩上被煤背袋绳子勒破了,勒出的好多的血和衣服干沾在了一块。母亲流着泪用热毛巾敷着,待大块血斑软化后才把衣服慢慢地脱下。

  “不去行吗?”母亲轻轻地问。

  父亲没有回答,只是传来三姐的一阵轻微的哭声。母亲望着坑上的五个孩子,只是默默地流泪,再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母亲找了一双旧鞋,拆去鞋绑,每只鞋底绑一条绷带,给父亲垫在肩上,就这样一干就是十几年。

  期间,父亲也被洞里的石头砸伤过有一次,把安全帽都砸得粉碎。记得那天,也是夕阳西下,母亲依旧头发乱地等待。然而,那天她不仅没有等回父亲,而她却被人接到了医院。我不敢想象当她听到父亲被砸伤的噩耗时她是如何的吃惊,也不知见到受伤的父亲时她是怎样的纠心。只记得她回来后,头发更加零乱,抱着我说:“孩子,记住,长大后好好孝顺你的父亲。”

  是呀,没有父亲,就没有我们的现在,也不会有这个家。

  在我的心中,父亲宛如一颗参天大树,总是那样挺拔,总是那样郁郁葱葱,让儿女们在他的绿荫下乘凉。而如今他没有享受到儿女们的一点儿福就撒手人间,我突然意识到父亲原来也是一位普通的人。

  女儿伤心,我又如何不痛断胆肠。我尚且如是,母亲的伤心有谁能度测?

  不管怎样,父亲是她的依靠。一些不会对儿女说的话能和父亲诉说。而今依靠没了,对母亲来讲,就是天塌了。无论走到那里,总感觉自己就是外人。五个儿女五个家,都让母亲去家里住。而母亲都一一拒绝了“我谁家都不去,只有呆在自己的家里才安心。”是呀,那是自己的家呀我理解母亲此时的情怀,也许只有住在自己的家中,还能感受到有父亲的相伴,也许在梦中那怕对着空屋说话,仿佛父亲还在身边倾听。

  面对母亲的漠然我突然意识到现在的母亲需要我们的照顾。我们要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对待自己的母亲让她感到儿女的家就是她的家不要再有一丝一毫的陌生。我们再不能把她看成参天大树不老的青松我们的长大,意味着父母的衰弱,当你越是精力充沛之际,越应该想到父母的无助。

  回家的路上,仍是一片寂静,偶然间,女儿说道:“爸爸,奶奶好象变了,怎么不爱我了?”我说:“孩子,你长大了,奶奶其实变小了,奶奶现在的体力、智商都不如你了,奶奶其实需要你的爱了。”

  女儿沉默了。

  河还是那条弯弯曲曲的河,路还是那条悠悠远远的路,昔日的喜悦如今变成一把无情的利剑,刺痛我一颗不孝的心……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