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特殊的海上营救采访
作者:陆桂江 发布于:2017-07-28 17:23:11.0 浏览次数:65

☆ 新闻一线

一次特殊的海上营救采访

 / 陆桂江

尽管我的出生地离海边不远,但我从没曾像渔民或“水手”那样,与神秘而又广博的大海成为过息息相关的亲密朋友。我打小爱舞文弄墨,后来升学、参加工作,便早早地离开了家乡。直到有一天,在我一次外出采访工作时骤遇上了突发情况,才使我与之有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特殊接触,这也是我新闻从业三十多年中惟一一次的海上经历,至今久久不能忘怀。

突变呼叫救援

记得那是2004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我受命前往海门东灶港镇(现改名为:海门港新区。为江苏省)采访。

当时,东灶港镇陆少田等20多户渔民领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渔船拆解款。而这笔拆解款,是政府为了提高与保障渔民们正常的生产生活,让渔民们拆掉了到龄期的旧木渔船,以此换置上新钢质渔船,政府给予支持的补贴

这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东灶港的渔民们正聚集在海门渔政站东灶工作站开会

下午1点多钟,正当大家开心地领取补贴款的时候,东灶港站内的电台突然响起从海上传来了一个紧急呼叫

苏海渔01405号渔船上的渔民陈水庙脚部受伤,大量出血,生命垂危。请求救援!

刚才还是一片热闹喜悦的情景,瞬间却被一股紧张着急的气氛凝固了起来……

经再次呼叫确认:陈水庙出事后,渔船立即返航,但返航不久渔船就出现了离合器打滑,只能以每小时四五海里的速度航,预计抵达东灶港码头要超过30小时以上。

渔政立即行动,马上组织人员营救。渔民们纷纷要求参加。

很快,一支由渔政站沈建华、葛福生、施彬彬名渔政员东纪成(现已故)、陆海江两名村干部和东灶港镇卫生院李光洋等医生组成的救援小组,带上了急救工具与药品,整装待发。

报告:随船出海

但是,出海营救的渔政船出了“问题”。

这次不是一般的营救。按照常规,出海作业的渔船人员出事,一般渔船都会正常返航,加上当地渔政站渔政船的迎面对开相接,实施海上紧急抢救行动不会费时的。但这次出海渔船在返航中出现了离合器打滑现象。以呼救报告案情分析,即使渔政船出海对开,仍耗时太久,将会造成伤者失血过多不能及时到岸施救而存在生命危险。

险情就是命令

渔政站站长沈建华立即向所属海门海洋渔业局报告海门海洋渔业局局长李志标一边立即组织人员赶往东灶现场,一边又向南通市海洋渔业局请求大渔政船支援南通市海洋渔业局局长葛海祥获悉后,立即指令离东灶港最近的待命在启东港作海上测量的中国渔政32541号船出海营救……

其间,由于采访渔民发放拆解款一事之外,突然发生了海上营救事件。在这节骨眼上,身为记者的我当然不能置身事外。但一收拾摄像器材,却发现原本所带的录像磁带和电池不够用了,这可怎么办?台里领导接到我的电话报告后,立刻决定派员送达。同时考虑到我一个人有可能忙不过来,又特派了新闻部陆宇峰主任与我一同前往。

说真的平生第一次出海,出远海,毫无准备的我的那种心情既是陌生又是新鲜,既是沉甸,又是惊恐,交织着无数个不可名状的感慨

远海:不能倒下

下午3时30分,海上救援小组成员火速赶至启东港码头下午4时左右,我们一齐登上了救援渔政船,随船出海

中国渔政32541号船是当时南通唯一的一艘300吨级600马力渔政船,船身总长49.5米,型宽7.6米,型深4.3米最高航速可达每小时20多海里。无论是吨位、马力和航行速度,都要高出一般渔船的

夕阳辉映下,长江入海口的海面上波光粼粼,蔚为壮观。极目远眺,星星点点的工程船、渔船尽收眼底。

救援渔政船破浪前行,船尾激起了一米多高浪花。

傍晚时分,船老大拿出了一瓶酒。他对大家说:你们身着单薄,夜里海上冷,大家吃晚饭时先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就餐间,出乎意料的是,在南通工作的女儿打来电话哭着说,她租住屋内的现金、项链等物品都遭人盗窃了,要我采访后立马赶去南通。当我告知已有急事出海采访了时,她哭得更厉害了。在场人员听说后准备返航,让我回去……我摆摆手,迅速转托好友去帮忙处理该事情。我们不能掉头,必须争分夺秒地前行

船出了长江口,海风随之增大,海浪激越拍击,偌大的海上渔政船也开始不停地颠簸摇晃起来同行的人员中,除两名有出海经历的村干部外,其他人员先后出现了晕船、呕吐,一个个被船老大送进了船舱休息。

沈建华站长在躺下前反复叮嘱船老大,有事一定要叫他。陆宇峰主任在出现剧烈的晕船反映后,还关切地打听我现在怎么样?当船老大在他的耳边大声地告诉他说我现在还在喝酒取暖时,他这才放心地躺下。但他刚躺下不久,又步履蹒跚地爬到餐厅,请求两位村干部帮他照顾好我。也许,我有些“海之子”基因,尚还能坚持,但我心里十分担心自己不一会儿是否也会像他们一样因晕船、呕吐而很快地躺倒。

村干部陆海江像是看出我的心事似的,鼓励我说“晕船是第一次出海人的正常反,只要心静,少走动,适应了就没事。

突然,一个大浪打来,溅得整个船窗哗哗作响。我想冲出去到甲板上看个究竟,却被陆海江一把抓住。我急转身,放眼透向窗外,外面却已是一片漆黑不经意间无垠的大海早已被整个的夜幕笼罩,本来就“无风三尺浪”的海面上,适巧傍晚又遇上冷空气南下,海上刮起八九级大风高达四五米的海浪,这绝对不是深临其境中的人所能感受得到的,起先的那种平稳新鲜的船程,就这样被打破夜空中本应闪闪发亮的星星此刻也变得黯淡无光,无端地给昏暗的海夜以及我们着急的心情,平添了十二分的孤寂与无奈

我的心无数次地在念着:我们还离呼救船多远?他们全船人怎样……我不能晕倒下

惊险:抢占高位

风在吼,浪在急

1小时、3小时、5时过去了,波涛滚滚的海面上连个船的影子也没有

陆海江等两位村干部来到驾驶舱,用船载电台联系得知出事渔船作业区在142海区的大沙渔场,距离东灶港约150海里。“按我们现在每小时20海里的速度航行,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可与渔船相遇了。”船老大指着定位仪与我们

黑暗中,我独自攀上了三楼的船顶,找寻好合适的拍摄机位,当我再摸索着下来时,陆海江见了我劈头就问:“刚才你去哪里了我们都在找你呢,你看你失踪了二十多分钟!”他看了看我下顶来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仍在为我担心地说,“这天气……你怎么能独自上去呢,这么陡又这么窄的三层船梯,足有五六米高,也没用安全带,万一掉下去……你得要注意安全啊

是的,他说他们平时爬这三层船梯到船顶只需几十秒钟,而我上下一趟,却足足花时了十来分钟。

深夜11点多钟,两船终于在公海上相遇了。刚才晕船、呕吐的躺倒人员,此刻也已坚持着跑了出来,取缆绳的取缆绳,拿担架的拿担架。由于风大浪急,两船船舷落差又有1米多高,大家努力了好一阵子也都没能将两船拴上靠拢。

说时迟那时快有着丰富经验的渔政船老大当即指挥由两名渔政员和出事渔船上的两名渔民配合相互缆绳拉紧拴牢;两名村干部将担架放置到渔船上,让渔民将伤员抱上担架捆实,然后再由两名村干部包括船老大、渔政员等合力将担架上的伤员拉上救援船。

对接施救过程也就一二十分钟,但在这三楼救援船顶上扛着10多斤重的摄像机来回俯拍的我,却急出了一身大汗。

伤员陈水庙已处于半休克状态。等我从船顶上再吃力地赶下来时,陈水庙已被医生等人安置在了船舱内进行输液和伤口清理。据了解50多岁的陈水庙因当家里穷,年轻时就下海捕鱼,几十年从未出过事。这次出事是因为他在撒网放铁锚时,右脚不慎被锚绳缠,才造成右脚踝严重开放性骨折 

也许李医生也是第一次出海,也许也是长时间的随船颠簸,他在帮助伤员清洗伤口的过程中,禁不住呕吐了。那海的腥味夹杂着呕吐的气味,那恐怖的血淋淋的伤口以及伤者半醒时的疼痛呻吟,长时间对准着镜头的我,引起了条件反射,紧跟也恶晕大吐了起来,手脚冰凉最终浑噩噩地倒在了拍摄的船舱里……

这一倒,就倒了次日清晨6点多。当我醒来时,船已平稳了,风浪声也全没了。隐约听到大家正七嘴八舌地谈论着昨晚晕船的事。施彬彬说:昨晚我吐到最后都是水,几乎把苦胆也吐出来了,嘴上苦得好难受。沈建华说:昨晚我躺下后,其实一点都没睡着,外面的风浪声我全听到了,就是浑身没劲。陆宇峰说:我也一样,睡不着,感觉头重重的,脚轻轻的,躺在床上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救援启东大洋港顺利进港。大家迅速将伤员抬上港口派来的快艇上,再由快艇将伤员送上等候在码头上的救护车,直奔南通大医院紧急救治……

今天是个大晴日。在从南通返程上,大家说起这次出海救援的经历,不无顾忌地笑说:以后打死我也不出海了

“哈哈,但是,前提是,但愿渔民们以后不再意外出事哟。”村干部和大伙面面对视了一下后,会心地笑开了。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