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不曾残缺
作者:张徵 发布于:2017-07-28 17:16:23.0 浏览次数:63

 

爱情从不曾残缺

/张徵

  1994年5月26日晚上,忙碌的人们已沉浸在梦乡,山东临沂某酒厂宿舍楼4,一对恋人正在激烈地争吵,谁也没注意到一场悲剧正悄悄上演。“啊——!”随着一声惨叫,姑娘美丽的躯体便如枪口下的一只大雁,从四楼飘落下来,一起不该发生的惨案发生了。

  姑娘名叫张伟,1991年3月年仅21岁的张伟成了某酒厂的工人。这家酒厂效益非常好,姑娘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干起活来十分卖力,再加上有点文采,为人诚恳老实,所以很快就成了厂里小伙子追逐的焦点。面对一封封滚烫的情书,姑娘都委婉拒绝了。原来姑娘早已芳心暗许了。他叫陈立,是她所在车间的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人,技校毕业。小伙子虽然家在农村,但人长得也算可以,且能说会道,经常帮张伟干一些重活,回家总是带回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从陈立柔波似的目光里,张伟读到了一种触电似的感觉。

  后来,陈立跪着向张伟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爱你一辈子,决不变心。”正当张伟庆幸自己拥有了一份美好的爱情时,陈立的父母突然赶到厂里,郑重告诉张伟,他们早在5年前就在老家为儿子订了亲,劝张伟离开陈立。听到这个消息,张伟几乎气疯了,她当即找到陈立,进行了当面对质。没想到陈立承认了这一切,并告诉张伟,他不爱那个姑娘,更不愿当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然后安慰张伟说,他会尽力做他父母工作,想尽一切办法解除婚约。谁知过很长时间仍然没有进展,据陈立讲,他多次与父母抗争都失败了。最后,只好无奈地提出了与张伟分手。这对性情刚烈、视爱情为生命的张伟来说,其残酷程度可想而知。面对越来越缈茫的爱情,悲痛欲绝的张伟选择了本文开头一幕。

  张伟醒来时发现,腰以下失去了知觉。“我不要,我不要,让我死吧!”她突然疯了似的将吊瓶架推倒,母亲连忙扑了过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经医生全面诊断,张伟系高位截瘫。

  从此,全家人省吃俭用,几乎把所有钱都用在了给张伟治伤,为此背上了一笔沉重的债务,不久,年迈的父亲因经受不住这个打击而得了偏瘫,从此卧床不起。

  “所有的爱情都是假的,人生是一场欺骗。”张伟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她多次选择自杀,但都没有成功,母亲害怕女儿出事,几乎天天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为了给女儿解闷,母亲专门为她买了一台袖珍式收音机。为了打发寂寞的时光,她每天晚上几乎把所有的台都听完了才休息。

  在这些节目中,她最喜欢的是省城一家广播电台的交友热线。有一天,她终于拿起了笔蘸着泪水尝试着将自己的苦难经历写成一封长信,寄给了该节目的主持人。

  张伟的信播出后,短短几天的时间便收到了40余封信。在这些来信中,有一位叫余洋的小伙子引起了她的特别注意。他的来信足有20多页,信中除了对她用情专一、视情如命表示高度赞叹外,更多的是批评她选择自残的做法。最后劝她振作起来忘掉过去。来信的同时,还为她寄了一本保尔?柯察金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余洋的来信,给了张伟很大的鼓励,她趴在床上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给远方的这位陌生朋友写了回信。很快,她又收到了余洋的回信。这封信更长,足有30余页,上面旁征博引地给她讲了50余位古今中外名人的成功经验。从此,两个年轻人便开始书来信往,有时余洋一个星期为她写的信多达六封,每封都超重。他们一起谈论人生、事业、爱情、金钱等等,并互相交换了照片。终于有一天,余洋在信中郑重地提出要照顾他一辈子,并在信中的结尾引用了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爱你,以童年的天真和忠诚;爱你,以眼泪笑声及全部的生命。”但她一想到自己高位截瘫的现实,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她感到如果答应了他的求婚,对余洋来说,太不公平了,他毕竟是个健康的、有七情六欲的男人呀!

  在余洋老家,当余洋把张伟的情况和自己的打算告诉了父母时,立即遭到了全家人的坚决反对。面对来自女友方面的拒绝和家庭方面的压力,余洋痛苦异常,为同父母斗争,他向单位请了假,亲自来到临沂。

  在临沂,两个心仪已久的年轻人终于见面了。张伟激动得流下了泪水。通过面对面的交谈,两颗心靠得更近了。在陪伴张伟近半个月的日子里,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为防止她腿上的肌肉萎缩,他每天为她按摩达5个多小时。但每当余洋提出来和她建立恋爱关系时,总是遭到张伟拒绝。余洋发誓道:“张伟,你不要折磨我了好吗?难道我只有像你一样瘫痪了,你才愿嫁给我?如果是那样,我愿早日瘫痪……”不等余洋说完,张伟猛地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深情地说:“别诅咒了好吗?”余洋趁机屋住她的手,张伟的脸猛地红了。

  正当这对恋人陶醉在爱河里时,余洋那句誓言,竟成了他厄运降临的谶语。就在余洋从临沂回到家后不久,在一次雨天的施工中,他爬上了三楼去挂防护网时,一不小心,触到了35000多伏的高压线上,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将他从三楼摔了下来。

  通过紧张抢救,命虽然保住了,但他也成了一位高位截瘫者。此刻,更令余洋痛苦的是很难兑现当初照顾张伟的诺言。余洋心想,如果张伟知道这件事该有多伤心呀!不能让她知道,我要自救,争取早日站起来照顾她。于是,无论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還是在家里,他都用手扶着墙尝试着迈步,浑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为了锻炼脊椎,他利用窗子上的防盗钢筋,艰难地做着引体向上。他的手掌无数次磨起了血泡,但他仍然感到腰以下的部分没有一丝感觉。

  一天下午,余洋趁父母不注意,偷偷爬出家门,来到一座废弃的学校操场上做牵引,当他正专心致志地做着,忽听身后传来了“嘤嘤”哭泣声。他回头一看,不由惊呆了,只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张伟正在自己身后七米远的一把轮椅上。原来,自从余洋离开后,张伟望穿秋水盼着余洋来信,但近两个月一直没有余洋的消息。忽然有一天,正在轮椅上的张伟摔了下来。不祥的预兆蓦然袭上了姑娘的心头。她连忙请求哥哥找辆车一同前往余洋家去探望余洋。

余洋望着身后七米远轮椅上的张伟,什么也没说,艰难地匍匐到张伟的轮椅边,短短的七米远,余洋感到仿佛像爬了整整一个世纪。然后,他抚摸着张伟的手说:“伟姐,我赞成做你的弟弟。”“不,余洋,我们结婚吧!”于是,一对恋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轮椅倒了,但他们也顾不得了,两个高位截瘫的恋人趴在地上,尽情地亲吻着……

转自:《东方女性》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