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了妆的婚姻
作者:猪小浅 发布于:2017-07-28 17:12:50.0 浏览次数:61

 

化了妆的婚姻

/猪小浅

  苏珊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嫁的人会是曹志平。

  事后回想起来,求婚的场面有点过于随意,像是和她商量晚饭吃什么一样稀松寻常。那时是冬天,她和曹志平吃完火锅,晃晃悠悠地走在大街上,曹志平突然停下来说:“诶,不如嫁给我吧?”苏珊回头,淡淡地笑:“你是在练习求婚吗?别忘了我是婚礼策划师哦,可以帮你设计各种浪漫的桥段。”曹志平却一本正经地答:“不是的,苏珊,我就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苏珊愣在那,有点缓不神来。幸好接到闺蜜的电话,她拦了辆出租车落荒而逃。曹志平一定是闲着无聊寻开心吧,他和她结婚,这怎么可能?这样一想,苏珊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可第二天,曹志平却捧着鲜花和戒指出现在她面前,特别认真地说:“苏珊,嫁给我。”

  有点意外,也有点不可思议,但犹豫了一周后,苏珊答应了曹志平。像是做了一场梦,当然,怎么看这都是一场美梦。

  遇见曹志平,是在朋友的聚会上。会注意到他,是因为热闹的人群里,唯有他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笑容柔和,目光深邃,一闪而过的眼神里,有淡淡的忧伤和落寞。那时的曹志平,刚刚失恋。他对苏珊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眼睛和我前女友很像。这样的开场白,有点俗气,像是搭讪,但曹志平说出来,却让人讨厌不起来。那时的苏珊,常年穿牛仔裤,帆布鞋,笑起来的时候,会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她长得不漂亮,但性格讨喜,很多男生都把她当朋友。

  曹志平也不例外。例外的是,曹志平娶了她。曹志平个头高,性格好,自己经营一家文化公司,有房也有车。无论是工作,还是颜值,配苏珊都绰绰有余。那些一起吃饭一起玩的日子,并不是没有对曹志平动过心。只是那样的心思,总是很轻易地就被压了下去。曹志平喜欢她?不太可能啊。

  所以一直到领完证,两人睡在一张床上,苏珊尚且还有一种被幸福砸晕了的不真实感。就连母亲都有点困惑地说,曹志平怎么就看上你这丫头了呢?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嫁给曹志平,是苏珊高攀了。苏珊朝母亲撇撇嘴说,妈,我也很好的啊。

  虽然嘴上这样说,可苏珊心底的那点自卑,到底还是在看到曹志平的前女友时,不自觉地浮出水面。

  那天,她和曹志平手挽着手在宜家逛。喧闹的人群里,听到有个好听的声音喊“曹志平,曹志平”。两人回头,便看到一个腿长肤白,长发飘飘,妆容精致的姑娘。旁边的曹志平,脸上的表情有几分不自觉的慌乱。倒是那个女生大方温柔地和苏珊打招呼:“你好啊,曹太太。我是曹志平的前女友,方雅。”

  一向大大咧咧的苏珊,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凭什么可以拥有曹志平?这个叫方雅的女孩,看上去哪里都比自己强太多。苏珊从来没有问过曹志平的过去,曹志平也很少说起自己的往事。而现在,苏珊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问。

  曹志平和方雅会有怎样的故事?他见到她的时候,为何还会下意识地慌乱?曹志平和自己结婚,是不是因为在方雅那受了伤,所以随便找个平凡如她这样的人来凑合过一生?

  苏珊到底还是没忍住,去朋友那打听方雅的细枝末节。知道她是北大的高材生,因为坚持要出国,才和曹志平分的手。故事并不曲折,却让苏珊多了危机感。

  那天之后,苏珊开始对自己各种不满意。

  皮肤不够白,眼睛不够大,怎么办?化妆啊。一向热衷于睡懒觉的苏珊,开始每天早起一小时,在镜子前描眉画眼。等曹志平起床的时候,她已经妆容精致地准备好了早餐。而每天晚上,一定是等曹志平洗漱好上了床,她才开始卸妆。亲热的时候,也必定要关上灯。苏珊以前在书上看到说,日本女人从来不在老公面前卸妆,那时她还觉得不可思议。却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谁让自己嫁的人是曹志平呢?

  特别是有次去曹志平的公司,看到那些20多岁的小姑娘围在曹志平的身边,一脸崇拜的表情时,苏珊更加焦虑。她开始耿耿于怀自己是单眼皮而不是双眼皮,开始嫌弃自己的胸不够大,鼻子不够挺。而她最得意的事情,是每次和朋友聚会,听到他们说,哇,苏珊,你的变化好大啊。没想到你穿裙子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苏珊知道自己正在一点点变漂亮变优秀,但比起方雅,还远远不够。站在曹志平身边,也还远远不够。不过好在现在的技术发达。单眼皮不好看,那就去割个双眼皮好了。胸太小,那就去做个隆胸手术好了。鼻子不够挺,也是可以微整形的啊。

  这些,都被列入苏珊的变美计划里,并不是一蹴而就就能搞定。毕竟还要找到合适的时机,背着曹志平偷偷地去完成。

  当然,除了在外表上下功夫,用精致妥帖的妆容,将自己修饰得无懈可击以外,苏珊也尽心尽力地让自己的内在智慧一点点发挥出来。她从来不在曹志平面前流露自己的坏情绪,一心只想把自己最好最乖巧的一面展现给曹志平。曹志平说,周末,我们去踏青吧?苏珊毫不犹豫地说“好”,悄悄推掉和闺蜜的约会。曹志平说,晚上我们吃西餐?苏珊说“好”,曹志平不知道,其实那天她想吃酸菜鱼。苏珊拔掉身上的刺,隐藏掉自己的情绪,极尽温柔和体贴。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并没有发现曹志平微微皱眉的次数越来越多。

  曹志平的公司出现困难时,这个一向沉着稳重的男人有点六神无主,他来和苏珊商量对策。可苏珊想都没想就说,“一切听你的”。曹志平有点生气,结婚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冲她嚷:“什么都听我的,你就不能有点自己的想法吗?苏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苏珊愣在那里。

  以前做朋友的时候,苏珊确实不是这样的。作为在职场混迹多年的人,苏珊一直很有自己的见解。那会儿,苏珊总是能给曹志平很多建设性的想法。而现在,她一心只想做个乖巧懂事的妻子,努力迎合曹志平,以此来掩饰自己和曹志平待在一起时的自卑,以此来维持这场婚姻的平衡。这样,难道错了吗?

  好在公司的危机很快得以解决,只是曹志平待在家里的时候,好像越来越沉默。而他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就连年底公司的集体活动,曹志平也没有带上她。苏珊的一颗心,慌得有点不着地。

  趁着曹志平出差,苏珊去做了隆胸手术。却没想到手术带来并发症——包膜挛缩,乳房疼痛得整晚睡不着。曹志平回来后,再也瞒不住。苏珊只好说了实情。曹志平听完,脸色有点难看:“苏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的不喜欢这样的你。”

  苏珊觉得委屈。她辛辛苦苦让自己一点点变优秀变好看,只为了能够优雅地站在曹志平身边,他怎么就不喜欢了?想到这里,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只是想让自己更配得上你,这难道错了吗?”

  曹志平没好气地答:“你怎么就配不上我了?我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那个真实不做作的你,现在的你,陌生得让我觉得可怕。你化妆,整容,没有主见地迎合我,戴着面具和我生活,难道不觉得累吗?你不累,我都累了。”

  苏珊哭得更加厉害。曹志平有些心疼,他上前抱了抱她说:“傻瓜,明明当初的你那么好,是我赚到了。你怎么就那么不自信呢?”苏珊困惑地看着他:“我哪里好了?长相一般,学历一般,工作也一般,哪里都比不上方雅。我常常觉得,你就是为了结婚才找的我。”

  曹志平摸着她的头说:“苏珊,让我来告诉你,你有多好。结婚前,我认识的那个苏珊,性格开朗,每一個眼神都自信满满地放着光。而不论我说什么,你都能口若悬河地说出一堆自己的想法。你让我觉得,如果能够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一定是件很快乐的事。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结了婚,你却将自己的好一点点隐藏起来。我自始至终喜欢的是原来那个真实的你,而不是化了妆,整天戴着面具的你。”

  苏珊哭了,又笑了。回过头来想,自己确实有点傻。婚姻不是一场假面舞会,化了妆要懂得卸妆。一直戴着面具生活,企图塑造最完美的自己给对方,他累,自己也累。最好的婚姻,应该是你能在婚姻里做真实的自己,而对方喜欢的也刚好是这样的你。

转自:《妇女》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