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载寻亲无果却让300多人找到家
作者:阿友 发布于:2017-02-27 13:53:27.0 浏览次数:231

 

17载寻亲无果却让300多人找到家

/阿友

    上世纪的1959年至1961年,中国发生最严重的粮食短缺。在困难时期,3岁的妹妹被母亲无奈舍弃,骨肉失散铸成终生遗憾。为告慰天堂里死不瞑目的母亲,17年来她放下年入10多万的生意执着寻找妹妹。一路风雨认识许多同路人,共同的命运促使她57岁之时自学打字开设寻亲驿站,举办寻亲大会,设立DNA比对基因库,先后帮助300多个家庭得以团聚安享天伦,可她却始终没能找到小妹,她为之欣喜也藏不住悲伤,但这条路她依旧会坚定走下去……

饥饿岁月割裂亲情

1950年,吕顺芳出生于江苏宜兴官林镇义庄村。在她上小学三年级时,一场饥荒侵袭了中国大部分地区。吃顿饱饭,成为当时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的梦想。此时的吕顺芳刚刚10岁,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和刚出生不久的妹妹。地里的野菜早已挖光,连树皮、草根都快被剥光吃净了,只能吃麦田里的青草。在吕顺芳的记忆里,饥饿的滋味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她当时因为吃草吃得多,得了青紫病。

1960年春节刚过完,吕顺芳的母亲谢秀妹决定,把最小的年仅3岁的女儿吕雅芳送人。那天一早,谢秀妹抱着吕雅芳离开家门,坐上了中转前往上海的轮船。在上海火车站旁天目路上一个单位门口,谢秀妹将吕雅芳往台阶上一放,从怀里掏出预先备好的烧饼:“雅芳,你坐在这吃,妈再去给你买一个。”因为营养不良,吕雅芳一直不会走路。此刻,心如刀割的谢秀妹生怕被警察看到迅即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人海中。谢秀妹认为在单位门口,人流出入量较大相对保险些,小孩不会饿死。谢秀妹虽然当时走得坚决,但泪雨滂沱的她一回到家就后悔了。等她第二天再返回原地,却被附近邻居告知“孩子当天就被送往北方去了”。虽然吕雅芳从此音信杳无,但年幼的吕顺芳当时还特别羡慕妹妹的命运,能够被“送”到上海去,在那饥饿的年代,上海就是有饭吃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吕家熬过艰难岁月,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特别是头脑活络的吕顺芳1985年开始承包工程当老板,积累了丰厚家业。可每逢节假日阖家团圆时,谢秀妹常躲在一旁悄悄抹泪,吕顺芳知道妈妈在想妹妹了。岁月流逝中,那个“送”出去的孩子,成了吕家每个人心头的一块伤疤。此时,事业有成的吕顺芳看到年迈父母终日内疚自责,一份责任感油然涌漾心头:趁父母还健在把妹妹找回来,将是一件大善大孝的大事。于是吕顺芳宽慰父母道:“爸妈你们放心,挣再多的钱也抵不上在你们有生之年咱家能大团圆,工程不做了,我决定用10年时间寻找妹妹,10年无果咱也问心无愧不用再找了。”于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吕顺芳彻底放弃年入10多万元的工程承包业务,和家人开始辗转寻找妹妹,但如同大海捞针般没有任何头绪。

 20005月,上海电视台播发一条新闻,说唐山的一批孤儿回上海来寻亲。通过那期节目,吕顺芳知道,当年将孩子送走的并非他们一家。3年困难时期,江南尤其是农村地区有不少孩子,因亲人无力抚养而被远送他乡,由于上海交通发达且相对富裕,被父母送往上海的孩子尤其多。后来由于弃婴的数量严重超出了上海承受能力,在国家统一安排下,江苏、上海、浙江地区至少有5万婴儿坐上北上列车,被送到了内蒙古、山东、河南、陕西、河北等地,他们被称为“上海孤儿”。看了这期节目让吕顺芳全家感慨万千萌生希望,吕家人都觉得,节目提供的信息中一个名叫郑兰芬的特像当年送出去的妹妹吕雅芳。20008月,吕家人和郑兰芬相约做了亲子鉴定,但最终的鉴定结果显示,郑兰芬不是吕顺芳的亲妹妹。这次寻亲虽然没有成功,但吕顺芳却结识了很多朋友,许多人寻亲的迫切心情和坚韧执着的信念,深深触动了她。一个家庭再安逸再富有,亲人的缺席和心灵上的缺憾永远无法用物质财富去弥补。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不管自己的妹妹能不能找到,何不趁寻亲的机会帮天下父母去寻找他们离散的儿女!吕顺芳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从此踏上了义务寻亲之路。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20025月,内蒙古赤峰“草原寻亲团”一行7人慕名来到宜兴。吕顺芳带着他们连续几天从早到晚走了好几个乡镇,哪怕有一点线索也不放过。功夫不负有心人,7天辛苦奔波下来,有两位孤儿找到了亲生父亲。看到一家人团聚后欣喜若狂的场面,吕顺芳在一旁也陪着他们一起欢笑,一起落泪。到2002年年底,吕顺芳采取实地过筛子探访的方式帮助数十名孤儿找到了家,但自己的妹妹一直音讯全无。2003年元旦刚过,吕顺芳母亲突发疾病一番抢救后终无力回天,医生看躺在ICU的老人心电图已经平了,让吕顺芳和亲友把老人送回家善后吧。弥留之际,老太太艰难地欲举手交代啥,却无力地挂着泪珠闭上了双眼。就在全家嚎啕大哭之时,老太太的眼睛忽又睁开了,吕顺芳抹了一下合上过了几分钟老人又睁开,再去抹过几分钟又睁开。如此三四次,总是死不瞑目。肝肠寸断的吕顺芳明白了,老太太还在等一个人。吕顺芳遂上前向母亲承诺:“妈妈,你还在想妹妹吧,你把眼睛合上吧,我一定帮你把她找回来。”之后,母亲的眼睛就永远闭上了。吕顺芳剪下了母亲的一缕头发,留待将来某天与妹妹进行DNA配对。

2006年初,为了人让寻亲更有针对性,为寻亲者节省费用,在志愿者的技术支持下,“吕大姐寻亲网”应运而生。网站将寻亲的上海孤儿和当年送掉孩子家庭的近千份资料信息分门别类放在寻人登记、失踪人员查询、网上留言、论坛等栏目上,便于大家免费查询、交流。吕顺芳迫切地想与大家即时沟通倾诉,时年57岁的她开始学习打字和聊QQ,不到两个月就熟练掌握了各种上网要领。树大招风,时间一长问题来了,论坛里充斥着各色广告,就连注册用户也纷纷用起了网名。因为管理不善,寻亲网曾被多次关停,而每关停一次就要遗失大量信息。吕顺芳急得四处奔走向有关部门呼吁:“我这是公益网站,不能动辄关停。”有好心的专业人士悄悄告诉她:“阿姨,您的网络论坛得有后台审核把关,否则就失控了。”吕顺芳恍然大悟,当即让志愿者增设后台程序,并亲自做起了网站管理员审核。自从吕顺芳担任管理员以来,网站就再没出过乱子。此后一出门,吕顺芳索性把网址也印在了名片上,利用一切机会做好寻亲网的推广。随着网站的声名传播,吕顺芳的“寻亲驿站”接待了来自内蒙、陕西、河南、河北、山东等14个省区市的几千名寻亲者。她不厌其烦地收集每一个寻亲者的姓名、相貌、血型、特征等信息资料上传,并与相关公益机构保持联系信息共享,千方百计让每一个寻亲者多一份可能。网络上的海量寻亲信息让吕顺芳更加忙碌,每天早上7点,她准时坐到了电脑前,晚上零点之后才关机睡觉。除了吃饭睡觉,她全天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网上,时间一长落下了胃病。老伴没办法,只好加倍用心呵护好她的衣食起居。3年后,在吕顺芳家中,寻亲者的照片、资料已摆满了好几个柜子,其中仅光盘、录像带就有十几盘。

网站为天下众多寻亲者提供了机会与可能,应大伙的强烈要求,2007“五一”期间,吕顺芳在江苏宜兴官林镇举办首届寻亲大会。来自全国10多个省市的500多名因3年自然灾害遭到遗弃的孤儿,与当地近千名寻亲者相互找认。虽然一些人通过长相、体貌特征、胎记等发现了疑似目标,但随后一做DNA鉴定,绝大多数人失望而归。民间自发的寻亲活动成功率极低,有了首次办会的经验,在次年的寻亲大会上,吕顺芳在专业人士建议下,几经比较,邀请到北京一家权威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基因数据库的工作人员免费采集了500例寻亲人员的血样后,建立寻亲人员DNA数据库。这500人对应的亲人如也在寻找他们,寻亲者不需要东奔西跑,只要把自己的DNA样品和个人情况邮寄到鉴定中心入库,“数据库”便会自动寻找相同的基因,若当事人为父母与子女这样的直系血亲,准确率为100%,若为兄弟姐妹等旁系血亲,检测方法要稍复杂些,准确率也在95%以上,可帮助失散人群准确、有效、快速地寻找到亲人。

基因寻亲高效精准

为推广基因寻亲扩容寻亲数据库,此后稍有空闲,吕顺芳便跟着志愿者全国各地跑乡下。在偏远闭塞的村落里,问有没有谁家丢过孩子,一旦发现目标便用随身携带的采血针、纱布采集基因信息。为什么要采集送出去家庭的信息,而不是被送走的孩子信息?吕顺芳认为,因为这些遗弃骨肉者都是八九十岁老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突然去世了,因此必须尽快尽可能多地找到他们。目前,吕顺芳已经采集保存有3000多人的基因数据。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撑,吕顺芳几乎年年都组织大规模的寻亲见面会,增加成功概率。每次办会她总是跑前跑后,为远道而来的寻亲者提供方便。吕顺芳家里常住着一些经济拮据的寻亲者,她不仅免费为他们提供吃住,有时临走前还买好票把他们送上车。每次组织寻亲活动,无数个电话接得吕顺芳喉咙嘶哑,10点多钟才能吃上晚饭,有时深更半夜还会被电话铃声惊醒。多年来,吕顺芳为寻亲者牵线搭桥,每年光电话费支出就有数千元,加上招待远道而来的寻亲者,几年中她花光了积蓄。为便于沟通,只有高中文化的吕顺芳甚至学会了10多个地区的方言,有的外地寻亲者方言口音重,电话网络实在沟通不了,吕顺芳就通过书信和对方联络。苦心人天不负。2012年,宜兴一位80岁的朱姓老人经吕顺芳牵线找到了离别40多年的亲生女儿,老人老泪纵横地邀请吕顺芳去他家吃团圆饭,吕顺芳盛情难却,花200多块买了个大蛋糕前去庆贺。席间,老人的儿子悄悄掏出2000元钱塞给她,可吕顺芳坚辞不收,“孩子,阿姨看到你们全家团圆就值了,我要收钱这事就变味儿了。”201410月,通过吕顺芳的网络基因库,河南安阳的白爱琴在时隔54年后,终于找到了远在江苏宜兴的亲生父母,而白爱琴的母亲当时已经96岁高龄,这是迄今为止吕顺芳找到的寻亲者中年纪最大的一位。随着年龄的增长,吕顺芳感觉自己的精力越来越差,可一看到基因库的强大功效,吕顺芳自己寻找到妹妹的信心也与日渐增。

多年寻亲,吕顺芳发现,中国失散人群目前逾50万人,大部分养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养子女出去寻找自己的亲人,毕竟那些人付出很大,也到了需要有人养老送终的时候。所以,从公平的角度看有关部门很难公开支持、帮助弃儿再去寻找家人。虽然吕顺芳现在有点灰心,爸爸妈妈都已经过世也未能兑现承诺。但一想到3年困难时期那些弃儿最小的都已60来岁,父母活着也都八九十岁了,望眼欲穿的老人们实在拖不起了,再找不到亲人将成终生遗憾,她又跋涉在寻亲路上。吕顺芳现在还有个担忧:寻亲难就难在亲子鉴定费上,和自己合作的那家寻亲基因库经她多番劝导,虽然给出的旁系血亲爱心检测价为每人1500元,但事实上许多寻亲者由于经济困窘根本拿不出这笔费用。此,吕顺芳呼吁,“如果有哪个爱心企业能够赞助这些鉴定费,或者有关部门能够出一部分钱,规定80岁以上的父母,找50岁以上的亲人可以免费做鉴定,这样我们就会做得很好。

17载付出终不悔。吕顺芳始终理解自己的父母并非不爱孩子,在当时迫不得已情势下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算父母背一辈子的骂名,也要让孩子找一条活路。吕顺芳依然坚持最初的选择,期待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到妹妹,完成对母亲临终前的承诺,这是她最美丽的期待。

老天虽对命运不公,但这份坚如磐石的执着追寻,始终是把挡风遮雨的伞,修葺残缺的亲情在不久的岁月里千里共婵娟……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