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logo1
AD-ggw1
他把温暖留在人间
作者:刘金来 丁玉宝 肖德伦 发布于:2017-02-27 13:52:42.0 浏览次数:220

 

他把温暖留在人间 

文/刘金来 丁玉宝 肖德伦

洞庭湖畔,名城岳阳,革命烈士陵园内,添了一块崭新的墓碑。这,是英雄舰载机飞行员张超长眠的地方。

张超,男,1986年8月出生,湖南岳阳人,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正营职中队长,海军少校军衔,一级飞行员。

2016年7月,妻子张亚带着女儿,又来看望魂归海天的丈夫了。墓碑前,张亚深情地跪着,捧上鲜花,摆上祭品,倾诉着心里的思念——

“你说如果牺牲了,就把骨灰撒到大海里,以前都是听你的,这次你得听我的,把你葬在这里,我要一直陪着你……”

 “前两天我在梦里看到你了,宝宝也说睡觉时见到了爸爸。我们都很想你,特别想、特别想……”

风起,拂动苍松翠柏,枝叶婆娑,如泣如诉,似在叙述英雄短暂而平凡的人生……

男儿心热

2016年2月1日,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这天,张超从葫芦岛搭上Z12次列车,回湖南岳阳老家过年。

坐下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拥挤的过道里进入了张超的视线,“那不是平时给我保障飞机的战士闫黎凯嘛!”只见他正拖着行李寻找座位。

“小闫,你回河南过年?也在这节车厢?哪个座?”张超起身招呼闫黎凯,并帮他拎起一个包。当得知小闫是站票时,张超马上把他拉到自己座位上:“就坐这儿吧!”

闫黎凯见到张超很高兴,但有点不好意思坐下。“客气啥,挤一挤暖和。”张超一把将闫黎凯拉到自己身边。

 “超哥,你咋没坐飞机回去啊?”闫黎凯想不明白,高收入的飞行员竟然挤硬座回家。“坐啥都一样。坐飞机还得先去沈阳,挺麻烦的。火车直接到家,方便。”张超笑着说,“再说,火车票比飞机票便宜不少,我也在攒钱,准备给爹妈在市里买套房子。”

“张超是个节俭的人,生活很简单。”同室战友艾群眼里泛着泪花告诉记者,张超节假日很少外出,也不见他给自己置办什么衣服,打球的运动服还是老航校发的,洗得都发白了;手机用了好几年,外壳漆都磨掉了;洗发水用光了,常常灌点水再用上几天。

前几年,张超老家筻口镇南沅村准备修一条进村公路,村里每户需要平摊千把块钱。张超得到消息后,马上捐了3500元钱。

父母有点担心是不是冒尖了,对张超说:“你在部队安了家,我们也搬到城里好多年了,捐点钱心意到了就行了。”“我工资高,比村里人条件好,给乡亲们多出把力吧。”张超说。父母听了很宽慰。

公路修通后,张超的父亲张胜华每次回村,邻里都会过来聊聊天。不少人念着张超:“超儿一走好些年了,再见面估计都不敢认了。啥时候回来,让超儿看看,村里路也宽了,变化大着哩。”

张超的孝顺是出了名的。2004年10月,他上军校第一个月领了110元津贴,只留了10元钱买日常用品,将100元夹在信里寄给了父母。这张币号为GU73100609的百元钞票,张胜华老人一直没舍得花,至今还夹在床头的一本相册里。

岳阳的冬天特别湿冷,在海南飞行的张超,时常牵挂着家里几位年长的老人。在海南买不到过冬的衣物,他专门托吉林老航校的战友,买了一沓羊毛背心,寄给长辈一人一件。长辈们穿在身上,暖在心里:“这伢子从小就孝顺,出去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我们,有这份心,穿啥都暖和。”

在岳阳七中,班主任张随生谈起学生张超泣不成声:“这个学生有出息,也有良心,每次休假,都要抽时间来看看我,左邻右舍都认识他。老师们都喜欢他,以他为骄傲。”

面带微笑,乐于助人,张超有一副热心肠。在长春空军航空大学,留校的同学张伟岸回忆说,一次拉练途中,大家住在老乡家里,天不亮张超就起来给老乡挑水、打扫院子,临走的时候,还给老乡放下80块钱。

 “张超家里并不富裕,可他爱帮人,还挺大方。”在南航某团采访时,张超的同学黄灿说,前些年,单位一名姓何的上等兵母亲做手术缺钱,张超一借就是两万。“我问张超,一下拿出这么多,这个上等兵啥时候还得起?张超只是笑一笑,‘救急、救急……’”

孝老爱亲、心地善良的张超,对待爱情也是一诺如山。

“我们分手吧。”2012年夏天,正在热恋中的张超,收到了女友张亚发来的短信。

当时,生病的张亚刚被医院诊断患上“红斑狼疮”。为了不拖累张超,她横下一条心,做出了分手的决定。

女友莫名其妙提出分手,让张超难以接受,他不停拨打张亚的电话,可对方始终不接。几经辗转,张超从张亚的闺蜜那里得知了实情。

不久后,张超请了假,来到张亚身边,“不管你得的是什么病,我都要娶你。今后的每一天,我来照顾你,更加疼爱你。不论有多难,我和你共同面对,你自己绝不能放弃。”张超对张亚深情承诺。

庆幸的是,经过确诊,张亚得的不是红斑狼疮。虚惊一场,张亚和自己的家人看到了张超的责任和担当。

无爱未必真豪杰。张亚和姐妹们谈起张超,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我嫁了一个好人。”对这个本真的男人,张亚打心眼里爱他、敬他、支持他。

战友情浓

2016年4月28日,张超牺牲后第二天,飞行大队教导员王亮心情沉重地走上空勤宿舍3楼,来到艾群和张超的房间。看着张超那张空荡荡的床铺,王亮泪水直在眼里打转,但他还是强忍了回去。“艾群,团里让我问问,想给你换个房间。”

“领导考虑得很细,谢谢教导员!”艾群放下手里的专业书,“我和张超住了这么久,跟兄弟一样,我不忌讳这个,还想住这个房间。”

“我感觉他没走,也从没感到害怕什么。只是看电视的时候,没了张超在一边谈天说地,少了笑声,心里空落落的。”记者坐在艾群对面,感受着飞行员战友间生死相依的情谊,不由心生敬意。

空勤餐厅里,几荤几素,饭菜飘香。飞行大队长王勇径直来到冰箱前,取出一罐腌萝卜干,给几个战友各分了一点。“这是张超清明休假,从家里背来的。”王勇说,“他还带了一大桶腊鱼,味道很正宗,大家特别愿意吃。几天前腊鱼吃完了,我还跟他说下次让咱妈多做点。”王勇一边哽咽,一边嚼着萝卜干……

袁伟是和张超一块儿从南海舰队航空兵选过来的。理论改装那段时间,张超和袁伟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简单吃点早餐,就跑到教室上理论课。上午、下午、晚上连轴转,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两人形影不离。周一到周五在航空兵学院上课,周末被拉到舰载机部队飞模拟器。

“我们俩是插班生,每天起早贪黑,安排得很满,压力特别大。再加上天寒地冻的又不太适应,我真怕自己扛不过去。”袁伟告诉记者,“别看张超比我小,可他乐观得多,也有韧劲。生活上、学习上、训练上困难不少,我们俩相互支撑,顺利走过来了。”

张超不光和空勤战友处得好,和地勤官兵也格外亲。机务一中队航电员、上士刘春雷脑子里还不时闪出这样的画面:一个架次飞下来,他们几个地勤跑上前去接飞机,问张超感觉各项设备怎么样,张超总是笑一笑,竖起大拇指。

“大家不要以为飞行员都很牛,超哥特别谦和,每次见到都主动打招呼,脸上永远挂着笑。作为一个兵很受尊重,心里就有一股劲,一定要千方百计出好飞机。”刘春雷越说越激动,“我多想再给超哥出一次飞机,再看到他朝我竖起大拇指!”

与人为善、成人之美,是张超为人处世的信条。那年,在北航某训练基地改装时,吴英杰与张超住同一宿舍。一次意外,吴英杰摔伤了尾椎,每天要做牵引,没法去上理论课。改装进度很快,一旦落下,将面临着被淘汰停飞。

吴英杰想飞的愿望特别强烈,受伤后情绪十分低落。“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掉队!”张超每次学习回来,顾不上休息,就跑到理疗室给吴英杰补课,有时白天没空,就晚上抽时间辅导。

“那段时间,张超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明显瘦了不少。我很感谢他,没有他,我可能就停飞了,更别说留下来任教了。”吴英杰格外感慨。

舰载战斗机团参谋长徐英的经历很传奇,在石家庄军械工程学院大学毕业时,招飞成了空军飞行员,舰载航空兵部队到空军挑人,他又从苏—30飞行员成为歼—15飞行员。张超很佩服他,碰到难题经常找徐英请教,有事没事也喜欢找他聊天。

徐英有喝茶的习惯,张超看在眼里,就让家人寄来了一箱君山银针茶叶。那天,张超给大家都分了分,抱着两盒茶叶给徐英送去:“英哥,这茶不错,你放开喝,喝完了我再给你弄。”

“超儿,我很喜欢,大家也很喜欢他。他飞得好,技术很全面。他为人也好,谦虚、乐观、上进,懂得尊重人。”徐英取出半包君山银针,给记者泡了一杯,“就剩这点了,我舍不得喝。每次想超儿的时候,就泡两杯,一杯给超儿,一杯自斟自饮,算是个念想。”

说着,徐英拿出笔记本,给记者读张超牺牲当晚,他写的那首百句长诗:“今日一别只有来世相见,能够相遇是前世的情缘;请记住并肩战斗的伙伴,花开花谢你我还能遇见;云卷云舒总是美好瞬间,在无尽苍穹和万里深蓝;在内心深处和咫尺眼前,忘不了你的声音你的脸……”

战友情浓,读着这首长诗,徐英几度哽咽,断了又续,续了又断,记者的视线早已模糊……

英雄无言

2016年4月27日下午,解放军313医院急救室内,3名将军庄严肃立,脱帽致哀,以军人特有的方式,送英雄舰载机飞行员张超最后一程。

得知张超牺牲的噩耗,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政委苗华万分悲痛,分别作出重要批示,高度称赞张超是为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英烈,事迹感人,精神永存,要求海军部队广泛开展向英雄张超学习活动,誓将他未竟的事业进行到底,为建设世界一流海军不懈奋斗。

葫芦岛殡仪馆内,张超静静躺在冰棺里。

张亚来了,极力控制着情绪,轻轻走到张超身边,紧紧地抱住他,深深地吻上去,她多么希望用自己的体温和深情温暖他、唤醒他。

张亚缓缓跪在地上,握起张超的手,轻轻摩挲着,俯在他耳边低诉:“你说飞上航母时,要我和宝贝女儿带着鲜花迎接你。梦还没有实现,你却失约了,你放得下我,放得下宝宝,放得下飞行吗……”

张亚泪流满面,仍跪在那里,不停和张超说着话。她向工作人员要了一把剪刀,剪下一缕头发,放进张超胸前的口袋:“老公,我永远陪着你……”

两岁多的女儿依偎在张亚身边,不停地喊:“爸爸!爸爸!你怎么啦?怎么还睡呀?快起来和我玩……”

英雄早逝,天公垂泪,一场罕见的大雨突如其来。

部队领导来了,驻地党政机关领导同志来了,当地群众来了,地勤官兵来了,空勤战友也来了……

徐英站在张超跟前,看着熟悉的脸庞,想到再也不能和超儿一起飞行、一起打球、一起喝茶,这个叱咤海空的硬汉,双眼含泪,身子不停地颤抖。他从自己胸前把一级飞行员等级证章取下,深情地别在张超胸前,把张超的二级飞行员等级证章戴在自己身上。

“超儿,英哥看你来了。哥要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一级飞行员等级已经批下来了。哥还要向你保证,我将戴着你的证章飞上航母,完成你的心愿!”向张超深深地鞠了3个躬,徐英和战友们默默离开,走进风雨……

闫黎凯主动要求为张超守灵,几天几夜,他基本上没合眼。出殡那天,闫黎凯扶着张超的灵柩,缓缓向前,一段不长的路,仿佛走了很久很久。“超哥,咱俩不是约好,下次回家还一块儿坐车么,你怎么提前走了?”闫黎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以这种方式陪伴张超又走了一程……

2016年5月5日,新修缮的岳阳革命烈士陵园,迎接英雄回家。那天,这座原本艳阳高照的文化名城,在安葬仪式结束后大雨滂沱。参加仪式的当地党政军领导同志,张超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驻足雨中迟迟不愿离去,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淹没了哭声。

仲夏的渤海湾,天高海阔,云淡风轻,是个好天气。某舰载航空兵部队官兵整齐列队,飞行员们个个精神抖擞。

“张超走了,他把青春献给了航母事业,献给了万里海空,无愧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杰出代表,无愧‘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的好样子,无愧时代先锋、强军英雄,无愧党的好儿子、习主席的好战士!”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政委赵云峰动员声刚落,张超的战友们英勇地奔向各自战位,战机的轰鸣,在海天间激荡……

岳阳革命烈士陵园,一架飞机凌空飞过。张超的女儿兴奋地拉起跪在墓碑前的妈妈张亚:“妈妈快看,飞机!飞机!爸爸——爸爸——

(转自:《百姓生活》)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