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你美丽和爱情,沧桑男人的悲情救赎
作者:雨萍 发布于:2017-01-26 22:36:42.0 浏览次数:224

 

还你美丽和爱情,沧桑男人的悲情救赎

文/雨萍

    20157月,苏天成敲开了薛婧家的门。郭春梅一见苏天成,双手抓住对方衣领:你再也跑不掉了!苏天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姐,我再也不会跑了。我这次回南昌,就是要给自己赎罪。

    4年前,苏家一场意外毁掉了薛婧的容貌与幸福,苏天成为逃避责任举家逃遁。他这次归来,就是经受不住良心煎熬,准备以实际行动为自己赎罪……

花季女孩意外毁容

    2012925日上午,家住南昌市湾里区的苏天成和妻子何玉去参加亲戚婚礼,他们14岁的儿子苏康被独自留在家里。

    中午,苏康在煤气灶上用高压锅炖海带排骨,旺火炖了将近一个小时,始终不见排气。苏康急切敲开邻居家门:薛婧姐姐,麻烦你帮我看看高压锅。时年25岁的薛婧是当地一所公园的景区管理员,性格温柔,与周围邻居相处得很好。明年薛婧就要结婚了,男友李明杰与她同龄。

    热心的薛婧走进苏家厨房,用手轻拨高压锅排气阀,谁知海带堵住了气孔,一瞬间,的一声惊天巨响,高压锅盖飞上了天花板,薛婧的脸部、双臂被严重烫伤。

    客厅里的苏康惊恐呼救,爆炸声、求救声惊动了薛婧的母亲、时年46岁的郭春梅,郭春梅呼天抢地拨打120急救电话。

    苏天成夫妇接到儿子电话,顾不上与新郎新娘打招呼,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医院赶……

见到苏天成夫妇,郭春梅压抑许久的悲伤骤然爆发:薛婧有什么意外,我也不活了!苏天成安慰道:大姐,薛婧受伤是因我们家而起,我和何玉不会撒手不管的。

    郭春梅伤心痛哭。三年前,丈夫因肝癌去世,留下她与薛婧相依为命,不久,郭春梅所在的工厂改制,她下岗了,靠做家政维持生活。而苏天成家的经济条件比郭春梅也好不了多少,夫妇俩靠经营一家30多平米的小超市为生。了解到郭春梅只预交了8000元医疗费,苏天成与何玉商量后,将家里8万元积蓄全部取出来,打到薛婧住院的账户上。

    灾难将两家人的心连在一起。此后,苏天成独自打理小超市,何玉和郭春梅在医院里陪伴、护理薛婧,隔三差五,何玉还熬助伤口愈合的斑鱼汤送到医院,一匙一匙喂进薛婧嘴里。深感自责的苏康一放学也赶到医院,将一串幸运星挂在薛婧床头。苏天成一家人的通情达理,慰藉着薛婧受伤的心。

    半个月后,薛婧的伤口结痂,医生揭去了脸上纱布。那一瞬间,薛婧从母亲和何玉眼里觉察出异样,赶紧冲进洗手间,镜子里映现出一张恐怖狰狞的面孔:额头、脸颊、下巴布满猩红疤痕,有的状似蚯蚓,有的像铜钱,间杂着蚕豆大小的斑点。薛婧绝望大哭,抄起床头柜上吃饭用的不锈钢叉就往喉咙上戳。

    何玉眼疾手快,一把夺下叉子,郭春梅抱着女儿大哭。苏天成泪盈眼眶,再次承诺:我问医生了,薛婧经过三到四次整容,能最大程度恢复以前的美丽。只是需要25万元整容费,咱们一起想办法筹集。

    这场意外,薛婧一直瞒着正在复习考研的男友李明杰。现在惨遭毁容,她再也无法隐瞒。一见女友面目狰狞,李明杰惊得连连后退。了解到前因后果,李明杰恍然如梦,不忍再看薛婧的脸。

    薛婧深受打击,喃喃地试探道:看来,咱们明年5月的婚礼得取消了。李明杰不置可否,颓然点头:女孩子都希望做个最漂亮的新娘,等你好了,咱们再办婚礼也不迟。

    201211月,李明杰喝了几口闷酒,哭着对薛婧说:我不是电视剧里的完美男人,谈不上高尚的道德情操。薛婧听明白了,与其让对方抛弃自己,不如自己主动离开,她凄然一笑,提出了分手。

    第二天,郭春梅了解到这一切,哭哭啼啼来到苏天成家:薛婧因为毁容被男友抛弃了,她这个样子,一辈子也嫁不出去!请你们尽快准备钱,给薛婧整容。苏天成黯然神伤:容我们想想办法。

    一个星期后,苏天成夫妇不仅没有给郭春梅交代,反而看见她就绕道走。郭春梅岂肯罢休?2013年春节,苏天成和何玉是在郭春梅的哭闹中度过的,为躲避郭春梅和薛婧,苏家三口干脆住进了超市。

    郭春梅已近20天没见到苏天成一家了,她直奔苏家小超市。可这里已换了主人,郭春梅又连忙往苏天成家里跑,开门的也是一个陌生人!她这才意识到,苏天成卖了房子,转让了超市,举家逃遁了……

逃遁的日子水深火热

    原来郭春梅母女的纠缠逼迫,成了长在苏天成夫妇生命里的荆棘。好几次,苏天成与何玉商量:咱们将房子卖了,再向亲戚借笔钱,将这事了结吧。何玉狠狠训丈夫:你脑袋进水了!卖了房子,我们住哪里?向亲戚借钱,你有偿还能力吗?就算你不为自己,也得为儿子想想啊。

    苏天成焦头烂额,心里仿佛煮着一锅沸水。何玉给丈夫支招:我们拿不出25万,干脆远走高飞。苏天成忧心忡忡:我们一走了之,薛婧也许这辈子就毁了。何玉不满道:我们已为她付了8万元医药费,也算尽全力了。再说这事又不是我们有意的。

    见苏天成钻进了牛角尖,何玉向丈夫发难:你不走,我和儿子走!苏天成左右权衡,终于默认了妻子的决定。很快,夫妇俩以17万元处理掉家里那套旧一居室,又以3万元盘掉了小超市。201341日,苏天成带着老婆儿子来到了广东佛山,在当地开了一家小餐厅。苏康则进入了当地学校就读……

    苏天成一家逃走了,薛婧的希望也被击碎了。母亲长年下岗,自己一个月工资才3000元,整容梦想只能是水月镜花!爱情破碎心伤未愈,如今又添新愁,薛婧再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一天,薛婧悄然来到阳台。就在她准备从6楼纵身一跳时,郭春梅的一声呼唤拽住了她的脚步。看着母亲眼皮浮肿,还不到50岁两鬓就夹杂灰白头发。那一刻,薛婧自杀的念头被挤得无处藏身。

    雪上加霜的是,不久,薛婧被公园解聘了。原因令人心酸:很多游客反映,薛婧面目狰狞,影响游人心情,一些孩子甚至被吓哭。景区管理是公园的面子和窗口,薛婧的形象已不适合在公园工作。

    失魂落魄回到家,薛婧知道,她再也别想找到工作。一进家门,面对母亲的询问,薛婧瓮声回答:我被辞退了。从这天起,薛婧再也没出过家门……

而苏天成一家,逃脱了整容债务,却摆脱不了心债,一家人再也找不到往昔平淡的幸福。他们不敢与江西老乡接触,与老家亲戚也断了往来。何玉甚至出现了耳鸣、幻听。

    儿子苏康的心情并不比父母轻松。晚上一闭眼,薛婧姐姐一副漂亮、一副狰狞的面孔,就在他眼前交替重叠。背负着巨大心理包袱,苏康学习成绩急剧下降。何玉批评苏康,孩子却双手捂耳,大吼道:我再也不愿过这种日子,是我害了薛婧姐姐,你们如果还是我的父母,就出钱帮她整容,这钱算我借你们的,长大了我挣钱还!

    经受不住良心折磨,苏天成性情大变,常与何玉吵架。苏康性格也越来越孤僻,一语不合就大发脾气。这个背井离乡之家风雨飘摇,一连数月难觅笑声。

    苏薛两家水深火热,李明杰也在经受心灵煎熬。20141月,已在武汉读研二的李明杰没有勇气回南昌过寒假,而是在武汉勤工俭学。春节前,他将帮导师做课题得来的5000元,以匿名方式寄给了薛婧,算为自己当爱情逃兵赎一份罪。

20155月,苏天成不慎将身份证遗失,悄悄潜回南昌补办身份证。在表妹家落脚时,对方冲苏天成发牢骚:你们家走得干干净净,害得我们一帮亲戚遭了秧,郭春梅三天两头带人来家里吵。苏天成心虚地问: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唉,别提了,薛婧命真苦。她被单位辞退了,听说患上了精神抑郁症,两次自杀被抢救过来了。郭春梅整天守在女儿身边,哪里也不敢去,苍老憔悴得像个老太婆。

    苏天成被震撼了,心里落了一层冰冷的霜……

离婚之后去赎罪

    回到佛山,苏天成简直变了个人,脆弱敏感、婆婆妈妈。逮住机会,他就絮絮叨叨地在何玉和儿子面前陈述薛婧的悲惨遭遇。何玉不堪其烦,夫妻俩矛盾越来越难以调和。不久,何玉绝望地向苏天成提出离婚,苏天成同意了。

    走出民政局,苏天成疲惫地靠在墙根给儿子打电话:小康,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想通了,只有担负起对薛婧姐姐的责任,才能求得心灵平静。电话那端的苏康哭了:爸,我不怪你!挂断电话,苏天成的眼泪如决堤洪水。

    20157月,苏天成带着5万元离婚分割款,敲开了薛婧家的门。郭春梅一见苏天成,双手抓住对方衣领:你再也跑不掉了!苏天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姐,我再也不会跑了。我这次回南昌,就是要想方设法为薛婧整容,给自己赎罪。一旁的薛婧嚎啕大哭。

    几年不见,薛婧形容枯槁,脸色暗黄,当年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如今暮气沉沉!苏天成眼里含泪,他悲痛讲述了自己一家在佛山的水深火热,以及与何玉的离异。

薛婧与郭春梅心里的仇恨顷刻间荡涤了许多,苏天成从包里翻出银行卡:我与何玉离婚时分割了5万元,先用这笔钱为薛婧做第一次整容手术,后续整容费用我再想办法筹。

    这年8月,苏天成将薛婧送往当地最权威的医院,为薛婧实施整形手术。薛婧惊心动魄经受着美丽涅槃时,郭春梅和苏天成守在手术室外,郭春梅喃喃说道:这些年,薛婧两次服药自杀,我好像也死过了几回。好几次,我找到医院,愿意卖肝卖肾,给女儿整容……”郭春梅眼里泪光闪烁,苏天成心里别有滋味。

薛婧住院期间,为筹集后续费用,苏天成租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白天他去菜市场给人剖鸡鸭鱼,晚上踩着三轮车在街上拉客,一天能有一两百元收入。一个月后,薛婧脸上培植的皮肤已生长成熟,院方即将为她进行第二次手术。此时,苏天成已积攒了5000元,他又向表妹和堂兄各借了3万元,然后将6.5万元打到了薛婧的账户上。

    第二次手术后半个月,医生为薛婧揭去创口上的纱布,只见她双颊出现了几块白皙光滑的健康皮肤。医生告诉她:再经过两次手术,把额头和下巴上的疤痕处理了,你就能还原当初的美丽了。

    郭春梅母女相拥而泣。这次手术的成功,激发了薛婧生活的热情与信心。郭春梅看出,苏天成是真心实意帮女儿,她将苏天成的脏衣服和被单拿回家清洗,晒干后再送回来。家里做了好吃的,也会给苏天成送去一份。曾经势不两立的仇人,彼此多了一份感恩与温情。

几个月后,院方几次催薛婧实施第三次手术,可苏天成仅有2万元,他又东挪西借了3万元,郭春梅艰难筹措了1.5万元。这时,苏天成从薛婧那里得知,当年曾收到从武汉寄来的5000元匿名汇款。谁会无缘无故给薛婧寄钱?他一下子就想到李明杰。

    当天下午,苏天成几经周折找到了李明杰的电话。他恳求李明杰:薛婧手术到了最关键时期,我希望你拉我一把。能否借给我4万元?两年之内我一定归还。李明杰的心又起风暴,这些年他一直忘不了薛婧,在薛婧最痛苦的时候,自己懦弱地离开了,现在她的整容手术到了关键时刻,他岂能再做冷眼旁观的看客?此时李明杰临近研究生毕业,他向导师、亲戚和同学借齐了4万元,打到了苏天成的账户上。

    20163月,苏天成再次将薛婧送进医院。经过植皮、割掉疤痕等两次复杂手术,薛婧彻底还原了当初的美丽。郭春梅递给女儿一面镜子,望着镜中的自己额头光洁,下巴圆润,皮肤白皙,薛婧深深向苏天成鞠了一躬。

当天下午薛婧出院了,在苏天成撮合下,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那就是李明杰。他将一束鲜花递给薛婧,含泪说:这些年我从没忘记你,可我是个懦夫,临阵脱逃。下半辈子就让我给你赎罪,行吗?薛婧嘴唇哆嗦,泪涌了出来……

    201679日,薛婧风风光光出嫁了。苏天成以父亲的名义,挽着薛婧走过红地毯,将她的手交到了李明杰手里。曾经,苏天成毁掉薛婧的幸福,现在他将幸福还给她,实现了双重救赎。

几天后,放暑假的苏康回南昌看望父亲,在这个18岁男孩心目中,父亲的形象高大伟岸,是个有担当有责任、值得尊敬的真正男人!

(转自:《分忧》)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