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九台:是谁搅乱了这方楼盘之局?
作者:文 / 丛陌 李民 发布于:2016-04-24 11:58:25.0 浏览次数:1370

                         长春九台:是谁搅乱了这方楼盘之局?

文 / 丛陌  李民

长春市九台区“富苑花园小区”是2011年九台区(原九台市)益德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标开发建设的项目,座落在九台区房管所东侧、九小学西侧尚好地段,现如今工程已经竣工,且已有人回迁入住。

然而,这座“富苑花园”楼盘并未一路风平浪静,相反却一直麻烦不断:回迁户突然比原规划多出了二三十户建设行政主管部门自始未监督建设施工单位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建筑承包商及农民工长年拿不到工程款、建筑商从开发商手中拿到的抵账住宅楼却被他人占有、交了全款得到商品楼的业主后又被警察赶出家门、开发商为融资“抵押”了房源却没拿到钱反被以涉嫌诈骗而构陷……无论是开发商、建筑承包商,抑或是购房业主以及农民工,只要一提及这桩“楼愁愁”闹局,便都是一脸愁容、满腹苦水。

楼盘运营状况

吕树林是“富苑花园小区”项目开发商许正辉的继父,七十岁了,是位老党员。

吕树林老人之所以不辞劳苦的诉告上访,是其继子许正辉突然失踪似地失去联系了,后来吕树林老人派人找到九台市公安局,才知许正辉已于2016年1月19日被以涉嫌诈骗而逮捕多日,但其家人一直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

吕树林老人介绍,身为九台益德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的许正辉,2011年中标拿下“富苑花园小区”这个开发项目,当时的规划为4栋多层结构楼,其中1号、2号楼为回迁楼,3号楼为部分回迁楼,4号楼为商品楼。

    许正辉为开发建设该项目,前期已经借贷了不少资金。然而在业主回迁上楼的过程中,上面安置的回迁户数由原确定的70余户莫明地骤增至了100多户。面对这么多突然冒出来的“回迁户”,许正辉左右为难,但又得罪不起,原规划的回迁房数量远远不够,他只好拿出几十套商品楼先予“遵照”落实结果是商品楼被挤占,造成他楼盘运营及资金链的更大被动。由于一时没钱足额支付工程款,许正辉便用34号楼的部分房源相应地抵账给了建筑承包商,并签订了“内部认购书”及“富苑花园订单”

突遭逆袭变局

吕树林老人出示了一份手写的《情况说明》材料,而这一份《情况说明》正是其继子许正辉几个月前请人转交给他的。《情况说明》的落款时间为2015年11月7日。

吕树林老人介绍说,许正辉这份《情况说明》是在“感觉情况不妙的情况下”才写给他的。

许正辉在《情况说明》中写道,因开发“富苑花园小区”项目资金紧张,用公司开发建设的三、四号楼房做抵押,借了很多款。因为小区手续不全卖不了房,所以欠账无法归还,抵押楼房被人强占收不回来。这时(注:指2015年初),有一个叫张×军的人与我认识,谈话时张×军说借给我1500万元,用于还欠款把抵押物收回,再押到他手里。但不先还钱,抵押物还是收不回来。张×军出了一个招……后来通过“诉讼”,案子很快就执行了,由法院将34号楼查封,法院把原占房子的那些人清了出去。我认为这时张×军能给我钱了,但他没有借给我钱,反倒把两栋楼的房子通过这“诉讼”控制到他们的手里了,张×军叫公安局的吕×强行把我公司的公章、财务章、法人印章收走,交给了张×军。从2015年4月13日收走一直到9月份我才要回来,这段时间张×军利用章干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张×军为了回报有关人员,向我要了7套房子,具体房源和人名如下(本文房源及名单略)……许正辉在《情况说明》中最后说到,现在回迁房已交完,张×军等把“诉讼”的房源控制在手想占为己有,不交回益德房地产开发公司。

吕树林老人回忆道,2015年四五月份,继子许正辉说他被张×军叫到了公安局治安大队吕×处进行了一次谈话。因为张×军没借钱给许正辉,许正辉也就不想把这7套房交给张×军等。其实当时因借款而办理这7套“回报房”时,张×军要求许正辉将3、4号楼作为抵押,许正辉明确表示3、4号楼部分住宅已经抵押给他人,不能重复抵押。张×军却表示他和吕×关系好,可以将签订“意向订单”的业主清走。许正辉最后同意了张×军的要求,“购楼人”的名字都是张×军提供的,许正辉与他们一个也不认识许正辉后来让单位的王会计以全款名义给开出了7套房,但许正辉一分钱也没收到……为此,许正辉这次从公安局里谈话出来,深感若不交房定将有人会整他,所以非常担心,即向继父写下了这份《情况说明》以防万一。

随后的事情的确如人所料,签订“认购书”和“订单”的业主全部被清走。吕树林老人说:“紧接着,一些签订‘认购书’和‘订单’的业主被叫到治安大队讲述订购房屋的情况,于是这些讲述的‘反映材料’加上以全款名义给开出的7套房屋的材料,就成了许正辉一房多卖、收钱不给房涉嫌诈骗的罪证,被报请逮捕。”

涉事各方说词

“本该是一桩正常的民事上的债权债务和买卖关系,却被人为的操纵而变了味儿。如果是刑事诈骗问题,那也得有受害人举报,那也应该是由经侦大队管辖。”吕树林老人不明白地说,“经了解,吕×是治安大队的。

吕树林老人得知许正辉被逮捕后,便来到了公安局要求提供相关的批捕手续。警方出具的《逮捕通知书》上“此联交被捕人家属”处,签的是“金良”的名字,并且“金良”签名的后边还有一道粗粗长长的涂抹的痕迹。老人说“金良”这一个人他根本就不认识。

提起住宅被他人占有,花全款拿到该小区4号楼住房的孙女士眼角湿润了。孙女士说,为孩子上学方便,她通过朋友找到开发商,把钱直接交给开发商签订了“内部认购书”,因为听说在公开销售前签订“内部认购书”能省二万块钱,她才咬牙举债买下该处住宅。当她正满心欢喜地筹划如何装修时,却被警察连拉带拽地从楼里清了出来。孙女士介绍,2015年4月23日早上8点多,治安大队吕×带领多人来到小区,对3号、4号住宅进行清理,前面清人,后面换锁,最后把一楼的大门用钢筋焊死,业主们拿着“订单”和一纸“认购书”,只能站在楼下寒冷的风中瑟瑟发抖。

和孙女士同样遭遇的还有年近五十岁的3号楼王女士,她是从建筑商李××手里以材料款抵账顶来的商品房,直接和开发商签订了“富苑花园订单”,并且房子装修了一半,就被治安大队的吕×带人拖出了楼房

据参与该小区建筑的张姓农民工说,本来他们的工资应该由建筑商支付,但建筑商说开发商欠工程款没结,没钱支付工资。2014年11月初,张姓农民工找到九台区劳动监察大队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九台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该项目根本没交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他们无法解决此事,建议农民工去找住建局。而住建局也承认该楼盘开发前没有收到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并存在售楼等手续不全的事实。

而另一名杨姓农民工介绍,住建局不是解决不了,他听说回迁户的楼房面积差价款就掌握在住建局手里,2号楼的农民工就是从住建局拿到工资的。

曾在2号楼施工的农民工介绍,他们也曾多次找过住建局,2015年1月23日,在九台区政府信访局,住建局领导当场向他们发放了讨要已久的工资钱。

为了弄清农民工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媒体找到了3、4号楼的建筑商李××,李承认他还欠农民工部分工资没有结清。李说不是自己赖着不给钱,是自己实在“拔不出丝儿”来。从承包该楼盘施工至今,开发商很少支付他工程款,大多都是以楼抵账,留给他一堆无法变现的商品房,他也只能再用这些开发商顶账来的商品房抵账给材料商。李××说,在该工程竣工的时候,开发商同意将回迁楼面积差价款作为农民工工资拨付给建筑商,可时至今日,小区已经入住,这差价款一直掌握在住建局那里,住建局不拿出这笔钱,他也没办法。至于住建局为何给付了2号楼施工的农民工工资,他表示不太清楚,但2号楼是另一名建筑商建的。

    2016年4月15日,九台区住建局接待了媒体的采访。关于富苑花园小区建设手续是否完备开发商抵账或“内订”出去的住宅是否与回迁户冲突以及农民工工资等问题,住建局表示领导正在开会,而未得到正面答复。

    关于进楼清人等详细情况,九台区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吕×表示有采访和单位联系,他拒绝回答任何提问。而九台区公安局的宋书记在接待媒体时表示,对于反映中提及的吕×的情况是其个人行为还是履职行为,需核实后再予回复。截止发稿,媒体方面仍未得到任何回应。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