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泰州新桥:谁能容忍一个村支书如此这么干?!
作者:文溪音 章明 发布于:2016-01-01 18:31:46.0 浏览次数:749

泰州新桥:谁能容忍一个村支书如此这么干?!

/文溪音  章明

翻开江苏省泰州市靖江市新桥镇礼士村村民及党员干部对村支部书记孔令坤一叠厚厚的举报反映材料,我们不难看到:村级财务管理混乱,制造假账,长期虚开票据套取化肥、农药农资资金;利欲熏心,私自违法占地、建厂房;冒名、串通、骗取拆迁、修道等补偿款;私设小金库,挪用、侵占集体财产;违反“八项”规定,大肆挥霍、请客送礼等等。

2015726日,泰州市新桥镇礼士村党支部书记孔令坤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的纪律处分。

举报证据,笔笔惊心

村民及党员干部在举报材料中这样列举道:

孔令坤自20109月上任伊始就把他的发小、朋友等以聘用为命,将他们弄进村里,有的掌管企业财务,有的进村委专门负责农业。他们先后以采购农资产品为名,虚开化肥、农药等假票据,非法套取集体巨额农资资金。

其中如:12013781#凭证中购××农资公司化肥一批:虚开发票为化肥9600千克,总额24000元。该账根本没有化肥销售明细清单。据知情人称,此款实际是孔经手,现金由其妻子从财务处付走后用于抵算了春节费用;220131132#凭证:化肥2000千克,价款5000元;农药650千克,价款8450元,共计13450元,也无相关清单附后;320131222#凭证:虚开发票化肥8000千克,总额20800元。该款同样无销售明细清单附后;4201412619#凭证:有机无机复合25吨,价款46875元;化肥14000千克,价款28000元,两项共计74875元。如此巨大的集体农资采购,竟然也是白条一张,不见销售明细清单;5201443018#凭证:化肥一批6950千克,价款14595元。声称小麦用肥,但又是不见销售明细清单。据经手人反映,这是孔从他那里拿走的钱,用作抵算孔给泰州等部门送礼的费用,而造假购化肥事实。

反映显示,村干部先后套取村农资资金高达30多万元。但仅仅以上几笔,就造假套取了近15万元。

不单单在村农资资料产品上竟敢如此造假,而且在拆迁、修道等方面更敢串通、冒名、骗取上级的补偿款,欺骗组织和全村百姓。

如:2014133#凭证中,孔令坤通过虚报补偿面积,用假签名冒领的方法骗取得到了上级拨付下来的拆迁补偿款485688元。该款名义是支付“礼士8组”拆迁户宅基地补偿款的,但实际只支付了老百姓42万多元,其记账所附的补偿表中13家农户的签字均由孔令坤、钱××、吕××(吕××是一名外聘人员,此人从201311月被弄入村委班子)三人串通伪造所签。其骗取多造了的约6万元补偿款款项后被孔掌控而不明去向。201412848#凭证,名义上是补给“礼士南2组”的水泥路修路款151900元,但此款又是孔令坤、钱××俩人合计利用造假补偿协议的方式骗取的补偿款现金,实际只支付给农户47500元,多余10万元被孔列入小金库挪作他用,还有4400元又不知去向。所附协议中“礼士2组”的6家农户的签字同为伪造所签。真是用尽心计,两头恶意隐瞒骗取。

身为村支书,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廉洁奉公,为民谋事造福乃大事。但孔令坤以权谋私,不但私欲膨胀,违法建厂占地,而且还假公济私,处处沾着集体的利益。

“礼士创业园”本是村违规操作的公墓规划项目,但孔令坤竟在此地块上拆毀集体房屋,违规建起了自己的厂房,而且还将厂房私自东扩了5亩多。然而不听靖江市国土局的制止劝阻,后被处以54400元的违建处罚金,村委会予以了交付,盲顾非法建设与侵占集体财产。

北横港边驳砌后,却也被孔令坤个人的“民诺公司”所占用,在那里建了一个码头和吊机,却不列入上缴面积范围,长期无偿使用。

村属资产——“燎原砖瓦厂”资产评估价127423元,除了村委已收现金入账17023元外,尚有余款110400元却被划入了孔令坤实际控管的“礼士投资公司”。现如今“燎原砖瓦厂”早已经拆毀,但“礼士投资公司”对此笔110400元款项至今不还给村里。

反映称,孔令坤以职权创建的“礼士投资公司”,一期工程由3家企业进驻,占地40多亩。土地流转费:交村7000/亩,交投资公司5000/亩;投资公司中间主干道由政府投入40多万元。孔令坤占股51%,其余村干部占股49%(有几名村干部已退股转让给孔令坤),总股金为100万元。然而这个投资创业园创办到底花费了多少钱,至今财务账目不予公开,村委与其投资公司之间到底各收支状况如何,却是无人能从中查阅知晓。

“扬子合金厂”原是村办的一个空壳企业,后来村改制时,被身为村支书的孔令坤接管2012年以前,政府企管站还款都是由村财务出行政收据,纳入村账核算。但2012年之后,该规矩被孔令坤改了。如2012年底5万元及2013年底10万元的政府企管站还款,孔令坤直接用“扬子合金厂”出普通收据付回,现金被其直接支配后再到村报账。

还有更为严重的是,大肆挥霍、请客送礼,严重违反“八项”规定。

据材料票据反映,礼士村大小所有村干部的年工资总额分配收入也不过40余万元,但孔在20109---20139月任职第一届支部书记间,利用各种名目大肆吃请,就挥霍花掉了村集体资金135万元之多,远超3倍多于全村村干部的年总报酬收入,纵使村的集体财产及民脂民膏被无情地打了水漂。

2013年底---2014年,全国上下正在全面严格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要求,然而孔令坤依然我行我素,置办了30多万元的年终礼品、购物卡券等,到上级有关部门送礼。党员干部举报后,经纪检部门审查属实。但据资料反映,孔令坤竟然拿着这份审计报告找到一审计组成员予以指责。之后,孔令坤转而拿出34.7万多元交到镇财政专户,却视此事一笔了断,上级对此再无下文。村民们真不知其拿上去的34.7万多元又都用的是谁的钱?用集体资金购物送礼,礼送出去了,却而没听说被查实后礼怎样了,孔倒自己掏钱补上?免责?——审查部门当时的核存材料也许永远是个谜?

症结未除,仍盼深查

礼士村的问题,村民及党员干部一直曾在举报反映,也备受媒体关注。虽然孔令坤于日前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的纪律处分,但是村民们反映,发生在村支书孔令坤身上的上述诸多实质性问题远没有得以清查,而只是予以表面、部分的象征性追责,原因就在于“他有一位弟弟系泰州市某部某处的一位主要干部”。

2015726日当地纪检部门召开该村党员大会时宣布孔令坤违规违纪的问题,主要内容是通过虚增宅基地、自留地、道路补偿款的方式套取资金,通过虚开化肥、农药等费用的方式套取资金,以及将村集体2013年部分卖稻款和2014年部分卖麦款账外保管和使用。然而对于孔侵占集体土地,违法建厂房,不交场地使用费,违规吃请送礼以及公私不分,长期挪用、侵占村集体资金等问题,包括收钱参与为超生村民办事等,根本未予清查追责或公示。

村民干部反映,孔令坤的问题还有很多,如他将自己私人公司的巨额招待费和花木绿化费等,分次经其签名后充入村委报支,巧取吞占村集体资金。有人曾在民主生活会上明确提出必须控制非生产性开支,杜绝请客设宴挥霍的意见,还差点被他以组织名义处分,理由是会计没按保密要求泄露了他的种种财务秘密。

该村知情人士日前又有反映,孔令坤受到党纪处分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于20151022日让一位新任用的女同志去某刻印社,另行又刻制了一枚村委会财务章,刻章费165元。孔与该女同志携该章赴乡财政所办理业务时被发现印章有别,才遭拒业务办理。

礼士村的问题依然严重,甚至问题还会更加剧烈,而这一系列的问题时刻都牵涉着人们焦急的心头。

健全基层组织刻不容缓

礼士村是当地众多沿江开发村中的一个。礼士村这几年来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是基层村存在的管理混乱、缺乏有效监督的一个缩影,也是基层干部为民意识淡薄,莫无法治观念,丢失党性的具体表现。要想建设好社会主义新农村,牢记宗旨,健全组织,任人唯贤,尤为重要。

在礼士村这次关于孔令坤受党纪处分的党员大会上,镇纪委领导说,孔令坤在其任职期间,通过虚增补偿款、虚开化肥发票等方式,共套取村集体资金372652元,其中已支出287944元。已支出的287944元大部分用于招待费等非生产性开支。孔令坤身为党员、党支部书记,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构成了违反财经纪律行为,根据党的纪律处分条例规定,视其事实情节,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礼士村一位老支书在会上对此感慨地发言说,这两年我们礼士村在为民办实事方面,就是逐步机插秧。但是从孔令坤这件事情上来讲,你只要触犯了党风党纪,那么“功”也不能扺“过”。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加大了对基层各种腐败行为的严厉打击与整治工作。我们从许多的典型案例中看到,一些基层干部最终违法违纪等腐败问题形成与暴露的原因,大都是从一开始逐步蜕变而成的。有的地方任用干部考察不严,任人唯亲;也有个别地方的村干部原先是犯过错误的,或者只要有背景关系,却也被当作“能人”选用上岗,结果“本性”难改,终究犯事;还有一些基层干部轻视学习,失却党性原则,长期独断专行,权欲膨胀,视村级集体组织为自家的“后花园”“提款机”,想怎么来舒服就怎么干,根本不听别人的反对意见。甚至有些干部在工作中明显出现了严重违法违规违纪的行为,但有些主管部门制止不力或在处理上也只轻描淡写或蜻蜓点水式地予以“轻查”“轻处”,官官利益盘根错节,严重地助长了不良风气与行为,放任了违法违规犯罪,也使之伤害了人民大众的心和利益,很难达到严肃党纪国法、惩治以权谋私等腐败犯罪的效果和目的。

其实,礼士村村干部问题的严重性不可小觑。套取村集体资金,不但损害了集体利益,也侵犯了民众的根本利益,其行为出发点本身就是心术不正。严格地来讲,这是偷拿民资民膏挥霍吃请送礼而为己仕途铺金。孔令坤身份特殊,既为一村之支书,又为自己多家实体公司的经营老板,一方面掌控着村的财政大权,一方面又占着集体资产假公济私,为自己谋发大财,如此反复的“虚増”“虚开”“套取”“挥霍吃请”,谁能说这不是双向利好的一种贪占吗?正如孔令坤自己在受处分的党员大会上检讨时说的那样,刚开始我认为我村是拆迁,同时为了提高村集体收入,认为只要自己不贪污,为了村的事业多花一点,费用高一些,觉得应该没问题,并且质疑费用报账时难报,科目不对。套取资金又是经过村主要领导讨论过的,所以一味地强调了客观,没有从自身找原因,没有真正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是从企业走出来的,平时大手大脚惯了,缺乏学习,平时对党章的学习不够,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诠释比较肤浅,没有认真执行中央的八项规定和省政府出台的十项规定,工作中违规了,自己还认为很正常。我作为班长,没有带好头,从而对村两委的管理也比较松懈,导致了村里出现了一些非正能量的现象,财务管理混乱。好一个只是财务管理混乱!孔令坤的话让人惊醒。所谓为了村集体事业发展想多花一点、费用开支高一点认为也没事,但实际为村为民办实事方面又作出了什么?甚至还把以欺骗手段套取而来的巨额资金用于长年吃请挥霍的行径文过饰非,美其曰为公。退一步讲,一次二次的偶儿为之,也许情有可原,但三次四次五次的还“虚増”“虚开”“套取”,这不是恶劣故意,否则这又将是什么?这对于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来讲,是最起码知道的而不是不知道是犯错的常识和规矩,然而偏偏仍屡屡为之。“经过村主要领导讨论过的”,村主要领导又是谁?如此大手大脚惯了的人在其位何以视国家集体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一个干部独自为之即错,两个三个干部讨论通过的,也并不就法不责众,堂而皇之。难道这个村的主要村干部个个都是不知法?知法犯法,讲究客观,抱团合谋,托词诡辩,避重就轻,逃避追责,其主观意识思想仍难彻底改变。不要以为套骗取的钱只要没被发现装进袋子里予以私分贪污,就使我们的有关部门可以轻视它惯技行为的严重性与劣根性。还有如套取宅基、自留地、修路以及拆迁等等补偿款,更是一种欺骗国家欺骗百姓的严重行为。巨额套取与骗取集体农资资金和国家拆迁补偿款,是涉嫌违法的恶劣行为,而如此大肆吃请挥霍、挪占集体资金,又是一种被令禁止的违规违纪做法。从事实上看,其行为也几乎占尽了村集体发展工作中的方方面面(件件与百姓切身权益相关),几乎无孔不入、无事不“捞”,且“虚増”“虚开”“套取”次数之多、数额之大、挥霍之盛,令百姓们吃惊,性质极端恶劣。一个村干部在基层岗位上,玩的是歪门邪道,不说集体事业没多大发展起来,但却自己的小企业多个运营而生,为民谋事之心在哪里,何以称职?所占集体资产,长期不说不还,岂还不是侵占、贪污?如此班子涣散(村主任也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长期工作不力或不作为更或以权乱作为的村干部,会贻害民生福祉的。

一方民众的发展与富裕,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清正廉洁、大公无私、克尽职守的领导及领导班子。礼士村的发展与建设同样如此迫切。百姓们反映的孔令坤的那位“干部弟弟”也许没出面为孔令坤做过什么,但孔令坤受到的纪律处分,据反映称这还只是涉及其问题的冰山一角。其它问题为何留有尾巴?百姓更待深查。这是民心所向,这是福祉所需,这更是党之规范与要求,同时这也是相关部门的职责所在。

这是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村干部以为恶小而仍不收敛、不收手,实质是权欲作崇、夜郎自大、唯我独尊,顽劣顶风违纪、胡作非为的典型事件,有关人员应当也必须得到依纪依规处理。礼士村的村民和我们大家一样,期待和相信礼士村的问题在当地有关职能部门认真负责的工作下,排除干扰,尽快会得以有一个公正全面调查的公示结果,以正党纪民心。相信礼士村能有一个更加有力与更加清正的领导班子,带领礼士村全体村民走向幸福的明天,礼士村村民的民主法治环境更加完好。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