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一法院惊现违法调解书
作者:文 / 丛陌 文溪音 发布于:2015-10-23 15:57:49.0 浏览次数:1527

 

吉林一法院惊现违法调解书

 

 / 丛陌  文溪音

 

离奇的诉讼与调解

 

2008年9月29日,吉林省公主岭市个体司机刘长福以原告身份向公主岭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被告宫建军立即给付借款170万元及利息,并向法院提供了355万元的“欠据”凭证一枚。

 

诉状所述的事实与理由是:“原告在某个体企业打工,被告于2007年7月25日开发公主岭市铁北科贸大街与雄鹰路交汇处东南角(项目),当时因资金不足与原告协商,请求原告与企业老板借款200万元,并承担利息月利5分。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便凑款170万元借给被告,当时双方约定两个月后还款,利息月利5分。被告未按约定给付借款,只给付了部分利息,还下欠本金170万未付。现原告无奈因借款人整天缠着原告催款。被告已将开发的土地抵押给原告,但其他几位借款人还天天缠着原告,所以来院请求被告立即给付欠款170万元,并承担利息。如果被告不能给付,请把被告开发的土地经做价后拍卖给付原告欠款。” 

公主岭市人民法院受理后由该院法官关忠禹独任审判员,并于 2008年11月4日作出了(2008)公民一初字1495号民事调解书。

该调解书的事实部分表述如下:2007年7月25日被告开发公主岭市铁北科贸大街与雄鹰路交汇处东南角时,因资金紧张与原告协商借款,因原告在个体老板处打工,经协商亲友与其他老板便凑齐355万元,并由被告出具借据双方约定二个月还款,月息5分。后被告给付部分欠款下欠170万元未付。原告多次索要,被告以无款并自愿以开发的土地抵押给原告,并将两个工程规划许可证原件已交给原告,因资金问题尚未办理土地许可证。原告因借款人的索要,无奈来院请求被告立即给付欠款,并承担利息及诉讼费用。经调解被告同意作出还款日期并约定如期不还,用开发的土地给付原告折抵欠款及利息,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调解书称: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被告欠原告170万元于2009年3月30日前一次性给付原告,利息按月息5分计算,时间从2008年8月5日算起,至给付之日时止。被告如在2009年3月30日前不能还清全部欠款及利息,用被告所开发的土地(两个证件在原告处)折抵欠款归原告所有。被告提供一切开发手续。

最后,该调解书还表示: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本调解书经双方当事人签字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控告者力陈串通造假

“从这起民事诉讼中我们不难发现,本案涉嫌恶意虚假诉讼、合伙转移巨额财产和法官滥用职权制作违法文书、办人情假案等太多严重问题。”控告人张先生说。

张先生列数控告如下:一、涉案的所谓主要“欠据”凭证为人为涂改,真伪存疑。从本案原告向法庭提供的这份“欠据”来看,“欠据”原是一张“收据”。此收据上书写的金额为“人民币355万元”,“上款系:欠借款”,收款单位处为“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经手人处具名为“宫建军”,收据时间为“2007年7月25日”。此收据表明,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由宫建军经手,于2007年7月25日收到了欠借款355万元。

但令人奇怪的是,此“收据”的“收”字被人为地划了一下,在旁边添写上一个“欠”字,改动处没有人签名或按印确认;收款单位”处的“收”字也直接被人涂压改写上了一个“欠”字,该改动之处同样也没有任何人签名或按印确认。这就让人一下子糊涂了,原单据怎么由“收款”变成了“欠款”?所以,该涉案凭据存在事实真伪情形,在双方当事人又没有其它借贷证据如借款合同或协议等予以佐证的情况下,此“收据”被涂改为“欠据”的凭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二、本案诉讼所列原告为刘长福,被告为宫建军,诉讼主体错误。据诉状称“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便凑款170万元借给被告”。在此该借款在诉讼中陈述得非常明确,并不是由刘长福借出的,而是“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便凑款170万元借给被告”的。由此可见,主张索讨借款权利的应该是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既然在此没有授权,刘长福也就没有代位债权人(原告)追偿的诉讼权利(刘长福只是一个“借款”的中间“协商”之人),更何况刘长福提供不出唯一以其自己之名义出借给宫建军款项的事实证据,且刘长福也没有陈述170万元中自己有出借资金的事实

    另外,涂改的“欠据”上“欠”款单位是“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而宫建军是该凭据中的“经手人”,宫既非是欠款人也非是担保人,宫建军怎么能成为适格被告呢?

三、更为严重的是,“欠据”欠款数额与诉讼欠款数额不符,法院篡改诉讼事实,违法调解。

“欠据”显示欠借款为355万元,而诉状则清清楚楚地表明“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便凑款170万元借给被告”。借款只有170万元,除此之外再没有列举谁或刘长福本人出借过其它资金,这355万元的“欠据”从何而生?然而在法院的调解书中却将170万元的借款数额篡改为355万元,称“经协商亲友与其他老板便凑齐355万元”。

更离谱的是,原告刘长福所称的是“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凑款,但法院却称原告经协商亲友”与其他老板凑款。1、原告打工企业老板”到底出借款项了没有?为何在此被偷梁换柱地变更了出借对象——亲友”?如果法院认为是原告的“亲友”出借了资金,那么出借了多少为什么又不加以查实注明?2、“其他老板”之称给人打下了马虎眼。“其他老板”也许只为一位老板,并不一定含指多位。但原告所称是“与其他几位个体老板”表明出借人一定是有多位。本案涉及的所诉“借款”到底有哪几位组成,在此再一次证明是不具有确定性的。出借对象(债权人)及人数发生了变化,证明了诉讼事实的虚构不实,所借资金的组成也就存在问题。

还有诉状中原告称被告只给付了“部分利息”,还下欠“本金170万”未付。诉状中只字未提立案凭据所体现的“欠据”上的355万数额。在调解书上却变成了被告给付部分欠款下欠170万元未付。法院对于本案诉讼的本金到底是多少,任由随意来回篡改法官到底是以什么事实依据调解审案的?

因为本案所涉标的巨大,又是多方而不是单方出资借贷,涉案“欠据”上并没有债权人的名字。法院应当查实各方出借数额及出借人数,诉讼原告也应当予以如实提供。称被告“只给付了部分利息”,那么怎么支付各方出借人的利息的?支付了多少?同样,法院认为是被告只“给付部分欠款”,那么部分欠款分别给付了谁?给付了各方出借人多少?法院只有在查实无误的基础上才能据实审理作判,绝不能仅凭双方当事人“承认”“自愿”而盲目办案。本案中各出借人员明细、借款数额以及借(还)款实际支付方式等等,更无从查起,均未一一列举在案。

令人蹊跷的是,以原告及调解书所表述的被告于“2007年7月25日”因开发资金不足而请求协商借款,并由被告出具借据(注:本案中并没有“借据”),然而本案诉讼中出示的是一份由“收据”涂改的“欠据”,而“欠据”出具的时间竟为是请求协商“借款”的同一天“2007年7月25日”。那么,同一天出借款项存在吗?到底是170万元还是355万元?出借人明细清单在哪里?如果法院认定355万元这一“欠据”有效,而原告在主张诉讼权利时又没有提及到这一355万元的事。原告在诉讼时称被告于2007年7月25日找原告协商请求与人借款时,被告是想借“200万元”,并非是355万元,而原告打工企业老板与其他几位老板之后凑款,实际只借给被告款项是“170万元”。如果法院认定原告诉称的“170万元”借款属实,可原告在诉讼中又没有提供出这所谓“170万元”的借款凭据。所以,要不本金170万元诉讼事实涉嫌恶意虚构,要不法院擅自篡改当事方诉,串通编造借贷事实再不就是越权违规受案审理,明知故犯。

再如法院在审理调解中明确支持了“5分利息”计算(因没有法院所称的“借据”,所以也就无法找到“被告出具借据双方约定二个月还款,月息5分”的约定字样,但在调解书上出现了“并由被告出具借据双方约定二个月还款,月息5分”的表述,严重违反了最高院关于民间借贷不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息4倍的强制性规定。本案中,土地开发权和所有权是属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非宫建军个人的。我国担保法明确规定,不得将抵押土地的权属予以抵偿执行归债权人所有,法官却又公开违反法律规定,在审理调解中人为地支持了这一行为。

欠据与借据的法律性质

控告人张先生反映,张先生早年时通过朋友来往认识了宫建军。宫由于搞开发建设,先后向张先生借款近千万元,一直拖欠不还。宫为了逃避债务追偿,才与人弄出了这一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明显存在事实虚假与违法审理的借贷诉讼,意在尽快把欠了一屁股外债的宫建军的资产转移掉。宫建军后终因外债太多引发纠纷,涉及诈骗被抓于2013年被判刑15年。

而法院在本案审理调解中,针对如此瑕疵重重的诉讼,放弃原则与公正,作出了如此“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的法律文书而且法官连“欠”款单位到底是“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还是“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名称都没搞清楚,就将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欠款,全部作为经手人“宫建军”个人的偿还债务,却执行的是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土地财产【“欠据”上“欠”款单位填写的是“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公司”,“公司”二字前面没有“有限”两字,与注册实体吉林省鸿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全名)并不是同一名称公司】调解书不但要把正在开发的土地抵偿归原告所有,而且抵偿后还要宫建军为原告提供一切开发手续。仅因为所谓的170万欠款和“自愿”达成的5分利高息,被告就心甘情愿地把正在开发的土地拱手让给原告,这是为什么是被告宫建军不懂市场不懂法,还是原告的强占强要?这样的“割肉”被告宫建军能一声不吭地痛快接受,其事态本身就存疑而不合常理。

另外,在我国民法中,“欠据”与“借据”的法律性质有着不同的区别。但调解书中,把涂改的“欠据”一直说成“借据”,看起来不像是疏忽。

借据直接证明债权债务合同存在,其本身就是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出具的债务凭证,是合同存在的书面载体而欠据则间接证明合同存在,其本身不是合同,而是合同债务人未按合同约定期限履行债务及债权人催要债权受阻的证明。也就是说,欠据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对过去已经发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的证明,是双方进行核对和结算后,由债务人向债权人出具的欠款凭据。

本案中,怎么会出现被告2007年7月25日找原告协商请求与人借款,同一天2007年7月25日即就出现原告向被告催要借款而被告未清偿立下“欠据”的现象呢?要知道,以本诉所称该借款为二个月。可见,同日请求借款到同日即立下的却是这样一枚“欠据”的行为形式与事实,表示是假的。

对此,张先生综上该案存在的诸多虚假事实及违法行为,向当地检察机关进行了实名控告。

检察机关:调解书涉嫌违法

2014年4月14日,公主岭市检察院向公主岭市人民法院发出了公检民检建字(2014)第1号民事检察建议书,建议公主岭市人民法院对(2008)公民一初字第1495号民事调解书违反法律内容予以纠正。并且将控告受理情况书面答复了张先生。

据了解,公主岭市检察院接到张先生的控告后,对本案进行了审查。其审查意见是:

一、公主岭市人民法院(2008)公民一初字第1495号民事调解书调解协议内容违反法律。1、调解协议中的“月息5分”内容违反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六条:“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过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2、调解协议中的“用被告所开发的土地折抵欠款归原告所有”的内容违反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条规定:“订立抵押合同时,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在合同中不得约定在债务履行期届满抵押权人未受清偿时,抵押物的所有权转移为债权人所有”。

    二、控告公主岭市人民法院法官办假案的事,由本院另行处理。

然而,针对公主岭市检察院的检察意见书,公主岭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8日作出“不予再审”的处理意见:

本院认为,公主岭市检察院检察建议中提到的“月息5分”和“以土地折抵欠款”情况在调解书中确实存在。但该案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并未按“月息5分”计算,实际执行标的额为200万元,调解书中“以土地抵欠款”在实际执行中也对该土地开发权进行了重新作价,作价400万元。本案只执行其中200万元。《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第7条不予改判的情形(注:法院处理意见原文在此处回避了“一般”二字,应为“一般不予改判”)第(6)项“原判有错误的,但可以用其他方法补救的(注:此处多了一个“的”),而不必进行再审改判的”,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不予再审。

    “什么叫原判有错误的?原判有错误的是指有部分错误、有漏证或错引或漏引法条情况、原判文书在事实认定、理由阐述、适用法律方面存在错误、疏漏的……等等,但这些错误即使纠正后其原判结果仍在可以维持范围内的,才一般不予改判。原判错误是不能以违反我国法律规定为前提民事调解书必须遵循自愿和合法的原则,本案却只顺从了“自愿”,其“自愿”及所审完全不合法。查清事实、分清是非是关键公主岭市法院所作出的是公然违反我国法律的违法调解书,岂止是一个简单的错误?”控告人张先生说。

错误判决有的是可以用其他方法补救,但违法判决自始与法律相背而无效,无法取得应有法律的支持。以违法的判决文书作为执行依据,其所付的执行行为或结果当然也就是更加的违法了。本案将不该以“月息5分”计算和不得以“用被告所开发的土地折抵欠款归原告所有”的行为却予以了支持确认,作出了违反法律的调解文书,而后法院以此被确认为违法的调解文书予以执行,并将开发土地的开发权还进行了作价400万元予以处理,尽管法院在执行中对被告的两处执行财产进行了转案执行,但这绝不是对所依据的违法调解文书进行了“用其他方法补救”或“可以用其他方法补救”。人民法院只有在合法的前提下,对当事人自愿达成的协议予以确认违法的判决文书终因其违法、无效而不能予以执行。这个违法调解书倘若不加以纠正,该原判结果是不可能仍可以维持在合法的范围内的。

《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第6应予改判的情形第(4)项“调解案件严重违反自愿原则或者法律规定的

因此公主岭市人民法院不予再审改判的处理意见,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第7条第(6)项之规定的情形。

“公主岭市法院既然承认了其下达的民事调解书的内容是违反我国法律的,却又坚持不予再审纠正,实属罕见。”日前,张先生再一次提起了控告,请求依法撤销公主岭人民法院(2008)公民一初字第1495号民事调解书。

    2015年10月9日,针对(2008)公民一初字第1495号民事调解书中存在的有关情况最终如何处理等问题,记者多次拨打法院及相关法官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之后记者发送信息给张院长,但截至发稿时,院方仍未给予任何回复。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