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村官9年悲喜路
作者:文/ 田 雄 发布于:2014-03-23 10:31:36.0 浏览次数:1370

基层村官9年悲喜路

/ 田 雄  

    10年的基层干部生涯,让崔贤攀悲喜两重天——喜的是,自己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拥戴和政府的认可,这让他获得诸多荣誉;悲的是,自己为村里的无房户有房可住,身陷刑事诉讼案之中。个中缘由,令人唏嘘。

  浙江,乐清,蒲岐。

  2014年2月底的一天,崔贤攀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在村里转了转,回到家,坐定,戴上老花眼镜,开始看报——这是赋闲后养成的习惯。

  这种习惯的养成也不过3年光景。3年前,他作为蒲岐社区(原蒲岐镇)北门村村委会主任,从早到晚都奔波在为村民谋福利的路上,这样的奔忙一晃就是9年。

  9年的基层干部生涯,让崔贤攀悲喜两重天——喜的是,自己的工作得到群众的拥戴和政府的认可,他获得了乐清市优秀共产党员、乐清市十四届人大履职优秀代表、模范村委会主任等荣誉;悲的是,自己为村里的无房户有房可住,却惹上了官司。

  如今,从村委会主任退下来的崔贤攀仍通过读报看书,关注蒲岐之外发生的大事,关心与北门村息息相关的小事。“‘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从让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不满意的问题改起……’习总书记说得多好。”崔贤攀告诉记者,“我一直在学习十八大后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习总书记的话说到我心里了。”

  尽管人生跌宕,崔贤攀仍在坚守……

“要想稳住人,先得稳住心。”

  崔的老战友胡先生告诉记者,40多年前,他在部队的时候就是这样,说到做到,从不虚言。这种作风,让他很快当上了班长,还立过两次三等功,年年被评为模范共产党员。

  对于此,崔贤攀内心充满了自豪感。他从牛皮信封里拿出当年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一一给记者看。

  1966年,崔贤攀入伍,很快入党。1970年,他光荣退伍,并被安排到当地社(公社)办企业细面厂,之后又调到社办农机厂负责供销。“1980年,因为考虑到要照顾家庭,就回到了村里。”崔贤攀回忆说。

  彼时,正值壮年的崔贤攀开始帮村委会做点事,很快就得到了村委会负责人的认可,并开始让他参与一些村里的决策和重大事项的规划。经过十几年的磨砺,他的威望逐渐树立。2002年,他被村民推选为北门村村主任。

  “有能力,能干事,干好事。他为人厚道,说到做到,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是记者走访中,北门村的中老年人对崔贤攀的评价。

据一些老人回忆,老崔上任时的情况很差,因为土地纠纷,村民上访不断。“要想稳住人,先得稳住心。”崔贤攀说,“当时的情况很乱,我一边做上访村民的思想工作,一边按照政府的要求启动旧城改造,并想尽办法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让村民增加收入看到实惠,这样才能把他们的心稳住。”

北门村在崔贤攀、秦凤安(原村支书记)等村“两委”一班人的齐心协力带领下,村风民风得到了较大转变。2004年以后,上访的情况基本没有发生,村民也能够安心下来做事了。

据北门村的村民回忆说,在崔贤攀管事的这9年,是北门村发展最快、软硬环境改善最好、人心凝聚最紧最团结的9年。宽阔的马路修起来了,路灯亮起来了,绿化带靓起来了,老年公寓盖起来了,文体公园建起来了,旧村改造换新颜了……粮油米面分到村民手中,村民年年享有分红,医疗保险全由村里负责……“这些都是老崔和老秦他们的功劳。”正在北门村篮球场上锻炼的一位中年男士这样告诉记者。

据崔贤攀介绍,200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改革启动,农民的土地可以由村里统筹管理经营,“我们在保障他们的利益的前提下,统筹搞一些现代农业,兴办一些村集体企业,发展第三产业,这样很快盘活了一些非粮仓的土地。村民也从村集体的收益中年年得到了40%的附加增值收益的回报。”

村民富裕了,崔贤攀等村“两委”一班人打心眼里高兴,但崔贤攀还有一个心结,就是村里还有27户没有房子的农民,他们该怎么办?“这里是他们的根,今后却很可能在这里无房可住……”

落实无房户住房惹官司

  “能够让他们有房住,我这辈子也没白活。”崔贤攀说。

  然而,因为这个目标,抑或一个承诺,让崔贤攀和秦凤安同时陷入了一场官司,以致双双被开除党籍。

  据北门村2010年8月22日的村民代表大会会议记录显示,(村两委班子)对新仓19间单间宅基地情况进行排摸,确定第一批安置人员名单共23人,此后又确定4人。在8月23日召开的两委会(记录簿上为“双委会”)会议上,确定了北门村2010年无房屋户及住房特困户名单及其相关支出费用的预算。此后,征用建房的用地也通过了村民代表大会和两委会议决议。

  “这些用地也是获得乐清市和蒲岐镇政府批准的,相关部门也有批复。”崔贤攀一边说一边给记者翻阅文件。

  崔贤攀的话从这些文件中得到证实。

  然而,在2011年北门村换届选举之前,开始有人向纪委等相关部门举报崔贤攀、秦凤安在落实无房户和特困户住房过程中,不正当收取地基款。举报的结果,就是崔、秦二人分别落选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

  令崔贤攀、秦凤安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心为无房户和特困户能够有房可住,却因此落得个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的罪名。而报案者,却是北门村继任村支书姚昌钱。

据乐清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显示,犯罪嫌疑单位乐清市虹桥镇蒲岐北门村村民委员会,犯罪嫌疑人崔贤攀、秦凤安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一案,由乐清市纪委于2012年2月29日将该案线索向我局传递,同日,现任乐清市虹桥镇蒲岐北门村党支部书记姚昌钱就该案到我局报案,经审查,于当日立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经查明,2009年9月24日,时任乐清市虹桥镇蒲岐北门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崔贤攀和村书记秦凤安为解决无房户和住房困难户的住房问题,在该二人全面主持工作下,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未经乐清土地等主管部门批准,将坐落于村高塘头的6间(每间44平方米)以7万元/间、22间以7.5至8.5万元/间的价格转让给徐祥龙、周建华等28位村民,以上均出具了村集体统一收据。经乐清市国土资源局土地性质认定,上述高塘头地块为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3472.26平方米,上述犯罪嫌疑单位乐清市虹桥镇蒲岐北门村村委会,非法转让土地收取土地款共计人民币214.25万元

“所有的款项都出具了《浙江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进了村集体的财务,这也是查明的事实;所有的建房用地都是有关部门批准的,这也是有据可查的。为什么规划之内的用地在最后却变成了‘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国土局的一纸认定就让合法用地变成非法转让了?”崔贤攀、秦凤安始终不明白。

  记者了解到,乐清市国土资源局对土地性质认定时间是2012年3月6日,而在此之前出具的乐清市、蒲岐镇的相关报告,以及市镇两级规划、住建、土地等部门的文件中均支持此地块用于居民住宅,对土地性质也未提出异议。

  值得一提的是,蒲岐社区16个行政村对新批宅基地都是收费的,有的行政村收费比北门村更高。

  2012年3月12日,乐清市公安局将案件以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移送乐清市人民检察院。同年10月12日,崔、秦二人双双被开除党籍。

  乐清市人民检察院认定了乐清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于2013年2月19日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时出具了从轻处罚的量刑建议书。

  2013年3月27日,乐清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判处崔、秦二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万元。缓刑期间,接受社区矫正,服从社区矫正机构的监督管理。追缴被告单位乐清市虹桥镇蒲岐北门村村委会违法所得214.25万元。

  “年纪大了,不想折腾了。”崔贤攀对记者说,这样的判决结果,心有不甘,但在亲朋的劝阻下,打消了上诉的念头。

  “父亲是一心想让这些无房户和特困户能住上房,每次都是骑辆电动车往镇里的一些部门跑,不知跑了多少回,为这事在蒲岐镇政府还丢过两辆车,而最后却落到这样的结果。”崔贤攀的女儿叹了口气说。  

深深的忧虑

  “叔叔(崔贤攀)在任期9年间,都是零费用,自己为村里办事从不花村里的钱。”一庄姓年轻人这样告诉记者,“为了给这27户无房户和特困户解决房子问题,在规划部门会审期间的费用都是叔叔自己掏的,谁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对崔贤攀、秦凤安的判决结果,北门村的村民也很不解。“这样好的人,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结局?”一个胡姓老人对记者说,“我们村是一个大村,镇里常年派有驻村干部,所有的安排、决策、项目落实和实施均在镇政府监督下进行,怎么最后让他们背上了这样的恶名?”

  此后的日子,崔贤攀沉默了,但沉默中依然有种种的不甘心和不解。崔贤攀不得不提到那个他不愿意提及的名字——曾经的报案者,现如今的北门村村支书姚昌钱。

  据崔贤攀回忆,2008年,姚的党员关系从他处转入北门村党支部。2010年北门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中,他的党内推荐票仅为一票,村民代表测评满意度为零,但最终却当选了党支部委员。几个月后,姚被镇党委委任为北门村党支部书记。

  记者注意到,姚接秦凤安的班,正是在崔贤攀、秦凤安被举报之时。

  姚当上村支书,村民的怨言也多了起来,最直接的福利——农民医疗保险的钱得自己掏了,每年的分红也没了。村里的公共设施还停留在崔、秦时代……

  在崔贤攀看来,姚引发村民不满还远远不止于此。他给记者讲述了一件村民皆知的事情:2011年初,姚昌钱等人以本村地界上开发的香格里拉小区项目超出出让地块面积500平方米为由,用石块、沙土堵塞小区大门和地下车库出入口长达9个月之久,小区的住户苦不堪言。实际上,该小区施工时按照红线图在出让地块的范围内施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多侵占集体土地”。不过,无奈之下的开发商只能屈服,被迫签订调解书,被“敲诈”90万元。这笔钱在2011年汇入了村集体账户。

  另外,让村民耿耿于怀的还有,2011年11月15日,姚昌钱与乐清市鹏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加油站)、乐清市鹏远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修理厂)签订320万元的协议书,将本村一块1118.1平方米的集体土地涉嫌非法转让给上述两家公司。

  “姚昌钱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土地管理法,而乐清市国土资源局只对其中的110万元非法所得。”崔贤攀说。

  此前,记者从乐清市国土资源局2013年9月13日出具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获悉,乐清市鹏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北门村签订的601.15平方米土地,已经由乐清市政府征收为国有土地。对于依法征收后的国有土地,企业另付给村委会的土地补偿款是否属违法行为相关法律无明确规定。对此,北门村收取该公司210万元土地补偿款的行为,该局不予追究。不过,乐清市鹏远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该村签订的516.95平方米的用地合同,村委会收取土地补偿款110万元的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的有关规定,涉嫌土地犯罪。该局已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查处。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记者通过乐清市委宣传部联系乐清市公安局了解案情,答复是“案件并没有移交”。2014年1月15日,乐清市国土资源局终于通过该市宣传部转给本社记者一份《情况说明》,彻底否定了此前作出的处理意见。《情况说明》认定给予北门村的320万元是因上述两公司落户该村时享用了该村的公共设施,属于自愿赞助的新农村建设资金。涉案地块1118.1平方米,其中601.15平方米,已经合法批准征收为国有土地,不构成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其中516.95平方米,还未办理供地手续,上述二宗土地相邻,其实际用途为规划道路用地。

  “合同上是租赁经营,完全是根据合同付的款,怎么就变成了‘自愿赞助’了?”崔贤攀仔细阅读着乐清市国土资源局给记者出具的这份《情况说明》说,“早在2000年的时候,听说要在这里修一条虹港路,但至今也没有批文,也没见规划图纸,土地的性质并没有改变。一些部门一句话就可以把集体土地变国有了?”

  在记者的走访中,北门村的村民开始怀念过去,怀念崔、秦主事的那些年……

  而对于崔贤攀而言,如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近一年来的系列讲话精神上。他指着习近平的讲话向记者念叨:“党要管党,才能管好党,从严治党,才能治好党,必须把从严治党体现到党的建设各个方面。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对此,崔贤攀充满期待。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